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写作杂谈】《金圣叹评水浒传》第九回中的写作心得

前话:我觉得详细地分析文本不是咬文嚼字式的死抠文字,而是去提高自己的阅读感受能力。记得第一次看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时我只觉得电影好美和盖茨比好深情,可是隔了两三年再看时却因为他的死哭得稀里哗啦,有了很多从前没有过的体会,再看文本时也发现了些不同。我想这是我通过锻炼强化了一点感受力的证明。

第九回题目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陆虞候火烧草料场》,显然是要在“雪”和“火”上大作文章的。这里就说林冲如何被安排去草料场,险些被高太尉派来的陆虞候等人害死的事。
先看章回一开头,接着上文结尾突然出现的一个李小二,因曾经受林冲救命的恩惠,在沧州有间小酒店,重逢相认后不时孝顺林冲,林冲也经常和他们往来。安排这个人物是为了引出东京来的陆虞候如何与沧州公差密谋设计林冲的会面。为什么要特特用这么个人物来交待这个呢?金老评:“为阁子背后听说话,只得生出李小二;为要李小二阁子背后听说话,只得造出先日搭救一段事情。作文真是苦事。凡此等处,皆是无可奈何,第一要写得径净便好。然不曾作史者,安能信我语。”
“作史”便能理解金老的意思,即是说这里是用写史的方式去交待的。
照我看过的小说印象,大凡反派一方有阴谋动静要先交待,都是陡然转到反派的场景去写,譬如前面刚说完主角化解了一个困境,反派忿忿要再生事,必定要写一番反派如何急躁如何商议,用上了些主角的那些事无巨细的劲头,最终派出了手下奔向主角预备发难,然后再接上主角的情况。
并非这种描述节奏不好,只是不够高明。
看这一回里林冲到了沧州暂时无事,守着天王堂的闲差,出来一个李小二,与了林冲一些生活上的便利。本来无事,突然李小二开的小酒店里来了两个东京人,请了沧州公差来说话,鬼鬼祟祟的,被听到“高太尉”三字,得了李小二的疑心,这才引出了一段潜藏的危机——高太尉始终没有放弃要林冲死的目的。
李小二这个人物算是一个幌子和一个引子,先是“幌”林冲无事,然后引出一段诡谲的危机。他和妻子在小酒店里都听得不真切,只有“高太尉”和一句“都在我身上,好歹要结果他性命!”勾起林冲疑心和杀心。李小二在小酒店偷听的戏份,金老已经分析得透彻,无话可说。只是金老不点明,我至今看书仍抓瞎。
然后李小二告知林冲,林冲怒气冲天地搜了四五日不得见陆虞候,忽地被派了看守草料场的好差事,疑虑渐渐压下。怎么写这股冲天怒气压下去的?一是前面的听得不真切,始终是个“疑”;二是接连多日搜不到人,更加没法感到真切;三是没有被迫害,反而得了个更好的差事,于是“疑”得更不真切了。连这里要极力慢下来的地方也是写得毫不含糊,层层次次地展开。在《水浒传》里,这种地方多得是,随处都可见这种极致的笔力。
林冲去草料场,这段开始便极力去写“雪”和“火”。题目已经点明了,但行文要怎么写得好看,怎么写得让读者看不清要玩的套路。不能等到要烧草料场才写火,那就跟没有守门员的射球一样,不好看不精彩。
林冲去到草料场,原守着的老军就在生火取暖;为何生火,林冲来的路上也交待过了,因为路上下大雪了。林冲替守草料场,自然也是要生火取暖的。草料场,火,两者一不小心就要出大事。那么文章要在林冲这里生的火上做吗?他大意被陆虞候利用了,火大起来烧着草料场了?不是,林冲出门就将火灭得仔仔细细的,行动上告诉你:火不可能是他引起的。这里林冲点的火只是假火,但确实幌了人一眼。
看他大雪天冷,出门买酒喝,行文里安排酒家好客林冲又多吃了一些,拖到大雪压垮草料场的屋子,林冲进去查看,看的还是火。他怕火盆里有火炭复燃,看仔细火种都湿了,才去山神庙暂宿一晚。又是极力写林冲的细。
写了几次火,都是幌子,为什么要这么写?直接到火烧草料场那里再写火,不是有种很突然很意想不到的爽快吗?题目已经点明了“火”,那么要做到令人意外的不该是“有没有火”,而是“火怎么烧”。和林冲有关的几次火都灭了,几起几落都是在林冲身上写的。突然写到他在山神庙里看见大火烧了草料场,听见陆虞候等人在门外说怎么设计的,这才意外。因为这火是突然从前文隐隐约约林冲遍寻不着的陆虞候等人身上起的,是他们引给林冲的一场大火,一反前文走的套路,这才是文章的妙处。
看这回里有多少处铺垫的细节,写雪写火写杀,写林冲的冷静心细,金老分析得透彻,我只有万分敬佩,别无他话。
杀了三小人后,就要让林冲走去梁山泊了。但要怎么安排这段才成史呢?看林冲在草料场还烧着就往郊外走,见了一伙庄客烧火热酒(此处又有火),买酒不成,将庄客们打走。其实下文就说了,林冲这里打的是柴进另一个庄上的庄客,于是喝醉的林冲被庄客绑到柴进庄上,这才从柴进口中引出梁山泊来。
为什么不让林冲直接求助柴进?这又是林冲性格所致,他犯下弥天大罪,怎么可能主动投奔别人,他还惶恐将无辜拖下水呢。但是又要柴进来助他上梁山,不得不行文设计一番,让林冲没因火被陆虞候等所害,反而因火去打伤了别人,被抓去吊着,又被柴进救下,之后才有去梁山泊一说。这样写,故事起伏多变,一波三折,将林冲这个人写得清清楚楚。
在金老解析下将水浒看得更明白些,如何将事情说得层次分明。将此回的原文和金老评语多琢磨几次,便可见水浒多处常用的行文技巧。
下回第十回,林冲要上梁山泊,又引出一个杨志来。其中有什么看头,且听我下回分解。|

评论
热度 ( 1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