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一期婶】房租一百円(1)

时候不早了,一期一振从房屋中介处走出,对殷勤送他离开的女经理微笑辞别。代替晚餐,他去便利店匆匆解决了三文治和咖啡,阅览着房屋出租的广告,回到车上准备跑下一个地点。

刚松开领带喘口气,弟弟药研打来电话问晚饭要不要等他,话筒的背景音里传来其他弟弟的吵闹声。

“一期哥今天也很忙吗?”

一期迟疑了一会儿,笑道:“我正准备回家,今晚我们一起吃。”

“那好!我们等你!”

听着那边明朗的声音,一期把导航目的地设为了自己的家。

这天不知跑了多远,一期直到天黑了都还在路上。

周围的路况越来越陌生,连路灯也相当昏暗,双行道似乎通往了像郊区的地方。

一期把车停靠在路边,辨认着导航仪上的路线,然而导航在进入这条路之后就停止了。

一期开远灯探照前方,意外发现自己停在了分岔口前。左边一条单行道延伸到山腰,葱郁的树林背后有着村镇般的光亮。令他惊异的是,左岔道旁立着木牌指向山上,写着“房屋出租”四个端正大字。

一期抓着方向盘的手焦躁地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左右打量着左右岔道。比起不知是否越走越远的右岔道,左岔道那四个大字似乎对他有着奇异的蛊惑力。

最终一期朝着山腰的光亮驶去,原以为要花上不少时间,不一会儿就已经在一户大宅院门前停下了。

那些光亮便是从这院内发出的,威严的黑漆大门上挂着和岔道一样的木牌。一期站在紧闭的门扉前举起犹豫不定的手,轻敲了几下,喊道:“抱歉,我在附近迷路了,请问……”

厚重的大门“吱呀”一声往内敞开,一阵秋风从一期身后窜入门内,刮起他西装的衣角,掠过石板道旁的丛丛火束,在大宅后的深山里长啸。

“抱歉,打扰了。”

一期恭顺地越过门,便不敢进退。院内亮如白昼而鸦雀无声,宽广深邃的寝殿强烈地占据着一期的视线。殿门大开,殿内一览无余,金光耀目,奢华无比。不知是哪位贵胄的宫殿建在这样森森幽山中,一期打量着,不由得升起悄悄离去的念头。

在空无一人的正殿里,走出一位黑发如瀑红绸委地的少女。像是白玉雕琢的少女在纸门后探身,满是好奇地望着一期,比起一期的好奇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蜷缩的手脚似乎也有些畏惧。

一期远远地被少女惊艳了一下。想到自己贸然出现在别人家院子,是很失礼的一件事。

“抱歉,我在附近迷路了,请问怎么去市区?”

一期走近几步,在石板道中间停下,以免惊吓到对方。

少女答非所问:“你要租我的房子吗?”

一期有些惊慌:“啊,我确实有这个打算,请问可以和你的家人商量一下吗……”

少女却转身在殿内角落甩出几个软垫,又在小圆桌上摆弄茶具,对一期的话置若罔闻。

一期继续走近,犹豫地喊了几下,企图让少女重新注意到他。少女堆起软垫在桌前,回头见一期站在屋檐下,三两步将他扯了个踉跄,推到软垫处坐下了。

一期越发莫名其妙:“请问你这是在……”

少女坐在一期的对面,低头摸索着什么,然后豁然取出一份契约摆在他面前,直爽地说:“签了它!”

一期扫了一眼标题“房屋租赁契约”,顿时讶异起来。一扫畏怯的少女期待地望着他,令他有些为难。

“这个我不能签,请让你的家长来和我谈谈。”

少女左右环顾,诚挚地说:“这里只有我一个。”

一期更加惊讶了:“你是说只有你一个人住在这寝殿里吗?其余的亲人呢?”

少女歪头:“我没有那种东西。”

这一刻,她的话扎进了一期的心里,令他不由自主地动摇起来。

“那个,”一期谨慎地说,“你为什么想要出租房子?”

少女却问:“你想租多久?”

“我还没决定好要不要租。”

“那你考虑考虑——考虑好了没?”

“这个……”

“你租十年吗?”

一期只好妥协:“可以的话,我想按月结算……”

“一个月一千。”

“这个,一个月一千万円似乎过高了些……”

少女根据一期的话数着手指,然后剧烈地摇晃双臂,纠正:“是一千円,一个月一千円!傻瓜!”

一期难以置信:“一千円?”

“那么一百円?”

少女扯过契约用毛笔把契约上的“千”改成“百”。一期来不及阻止,等契约回到他手上时,房租契约已经改成每月一百円了。

“请问出租的房屋位于哪一部分?”

一期仔细阅读契约上略显荒唐的内容,边搜寻着更详细的规定边问道。

少女打开双臂囊括寰宇:“全部!”

一期意外地抬头,少女的神色认真而没有一丝玩笑。

“你是指,每月一百円出租整个宅子吗?”

“没错,你总算听懂了,大笨蛋。”

一期下意识地环视殿内,精巧的结构和奢华的装潢一一落进眼底,想来其他房间也不会比这逊色,仅仅正殿就已经比他们的套间要宽大不少。

只是会有这么大的天降馅饼吗?

一期满怀狐疑,站起身来:“抱歉,我想先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

少女着急地越过圆桌拽住他的袖子:“先签了!”

一期只好又坐下:“这不合规矩。”

“我就是规矩!”

少女大有“不签就不给走”的气势,扯得一期的袖子长了又长,皱了又皱。

实在无奈,一期勉为其难地在契约上签了字。

少女端详着他写下的名字,将契约折好收进衣襟,明媚的笑容令一期有些不忍看。少女送他到黑漆大门,让他直接下山就可以回家了。一期没有多疑,只想快点离开。

他坐在车内,少女站在黑漆大门边直直盯着他,一期恻隐,摇下了车窗。少女死死守在大门旁,绝不跨出大门一步。

“我是太儿,”少女期盼地说道,“一期一振,你一定要再来。”

一期什么话都没说,只朝她挥手,按照来时的路下山去,远远地离开了华丽巍峨的大宅和不识世故的少女。




————————待续————————

之前妖怪房子设定的新坑。
练笔用。

评论
热度 ( 10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