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二十九)

总集

第二十九话

  鬼使神差地悄悄跟了他们一路,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些什么。

  改变自己过去的历史,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提醒一下自己,也许就能避过当时那一刀了……

  也许长野就不会这么快归来,也许我还能找到先消灭她的办法,将之后的一切悲剧都扭转……

  可是改变过去是不应该的……

  但这眼前的诱惑太大了,我很难告诉自己要为了大义,不去摘下眼前唾手可得的禁果……

  最后他们还是停了下来,而我手上也拿起了石块……

  蜂须贺正说着话,我察觉到周围树林里有些诡影晃动,想来当时他们因为记忆错乱而忽略了这些细微变化。一霎那,我便回想起当时种种,不刻便要这一切都重演,而唯一能改变一切的,只有现在了……

  我攥着石块的手快要磨出血了,他们之间也诡异地沉默着。

  快啊!快啊!只要把石头扔出去,让他们提前警觉,这一切就不会如此糟糕了!

  然而,我还是松开了手。石块从手中掉落的瞬间,那潜藏暗处的溯行军也闪现出来捅我刀子了。

  我转头往回跑,急欲将身后的一切远远抛下。

  待我跑回捆绑长野的那颗树下,心跳快得将要冲出我的胸口。靠着树干缓缓滑落,泪水不自觉地泛出眼角。

  幸好我没有出手,幸好我没有一错再错……

  本来就是错误历史之身,犯过池田屋那样的大错后,我怎么还会想着要改变过去?

  我竟不知道自己变得如此贪心了……

  夜风凉凉,不多时,脸上的汗水泪水都吹干了。为了不让自己多想,便在四处拾柴捕猎,生火烤了只野兔。长野后半夜醒来,神色冷漠,见我吃着半生不熟的兔肉,唾了一口水在地上,万分鄙夷。为了不让她饿死,我硬是将那兔肉塞进她嘴里。她挣扎几下,我一放手,她便用力吐出来,瞪着我道:“今日妳对我所做的一切,以后我都会加倍奉还!”

  “妳有今日都是自作自受,更加不要肖想还有以后。”

  我坐到火堆的对面,将拾来的一扎干草铺在身下身上,闭眼歇息。因为不知溯行军什么时候会出现,我只是简单地闭目养神,灵力保持着对周围的警觉。只是忽然,额头上一阵发热,脑海里传来一股声音:“喂喂喂,倒霉的小圆大人?”

  这是……

   长野却是一刻也不能安分:“我知道妳和奉山勾搭上了,但不知道你们在布置什么,妳以为只是这样把我困在这里就能改变什么吗?”

  我一边听着脑海里的那股声音,一边回她:“妳以为不能吗?”

  “……哼,说实话,如果不是当初妳和我的人走得太近,我也不会要妳死。而且妳和溯行军合作,好处自然比当政府的狗要多得多,我对妳也下不了手的,何不让我们平心静气地谈一谈?”

  我睁眼坐起:“溯行军是因为我来历特殊才需要我,这点妳早就知道了吗?”

  “不如说这个是条件之一,”长野笑道,“当初他们协助我,提出的条件之一就是找到当初历史错乱之战中遗落的人,也就是在政府修正过的那段历史中幸存的人。”

  “那妳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那个人?”

  “在妳离开之后,所以我才动用家族力量把妳找出来,妳倒是挺会躲,居然躲在那个山顶破庙这么久……”

  所以溯行军是在对我的血溯源之后才发现我的身份,让长野来逮我并送到他们跟前?

  “他们的目的只是要我扰乱时空吗?”

  “妳头脑也太简单了点,妳身上的特质可不仅仅能用来扰乱时空。他们有办法利用妳,从过去某一个时间开始改变历史,而不必遭受时空的排斥,这样的做法,和现在一个一个的侵略点不同,若是时间长度超出政府所能,政府根本无法定位那之后已经遭到改变的历史,只能任由时空篡改蔓延到当下。”

  她似乎很是得意,挑眉看我:“所以妳知道自己的用处有多大了吗?”

  脑海里那股轻佻的声音也道:“哇哦,小圆大人,这听起来确实是个好去处啊!”

  “你闭嘴。”

  我同时吼他们两个。

  长野脸色阴沉下来:“妳别给脸不要脸,到时我有办法让妳生不如死。”

  我在脑识里询问奉山:“刚刚她的话有用处吗?”

  “有有有,用处大着呢,我这边完整地录音录像了,就怕她自己看了想撞墙死。”

  “那本丸里的情况……”

  “那耳室果然有问题,要一打巫师进去才能封印那些瘴气。等上了审议厅,长野家即使有免死金牌也难免要掉一大块肉才能了结这件事了。”

  我听到这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长野见我神色缓和下来,警觉起来:“妳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着合作也是个不错的出路,那我们现在就先回去吧。”

  “不急。”她似乎觉得有蹊跷,“我们可以先见过溯行军他们……”

  我不由分说,拽起她便往根据灵力探索到的回传点方向走。

  脑识里的奉山还在喋喋不休:“不过小圆妳的身份怕是要让妳吃一些苦头,长野家也许会拿这个大做文章,不过放心,我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从云也铁定罩妳。”

  我回道:“无所谓,我不求乐生好死,只求这件事能有个圆满。”

  他难得叹了口气,我笑笑。

  走了一段路,回传点的灵力越来越近的同时,一股厌恶的气息也出现了。

  “是溯行军!”

  我瞬间拉着长野后退,她朝溯行军喊道:“大人,救我!”

  说着她便挣脱了我朝溯行军逃去,边跑边说:“大人我的时间不多了,请你先替我回溯时间!”

  我吃惊地看着她站到溯行军的队长前,在那个怪物的碰触下,一股怪异的光亮灌她体内,使她在月色下以肉眼可见的差别恢复了以往的精神模样。我退开几米远,和另外的溯行军遥遥相对,两方皆不动作。

  给长野恢复的那个溯行军操着低沉刺耳的声音问:“妳为何以肉身出现,是不是本营出事了。”

  “什么?”长野有些惊愕,“我已经复活成功了大人,是那个不死者出现了啊!”

  她说着指向我。

  啊……

  我知道了,这里的时空依旧是我第一次出阵时的空间,所以这时溯行军还没来得及对我的血溯源,而且长野也还没回到本丸,听他说的话,似乎长野是在他们本营里?

  脑识里的奉山说道:“难怪她过了五年才回来,原来是去了敌营那边。”

  溯行军此时也将焦点转移到我身上,他旁边的长野还继续喋喋不休:“她就是上一次历史修正大战里遗落的人,大人你只要拿她的血溯源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

  长野说这番话似乎也是知道了现在时空的错乱,联合溯行军要将我抓起来。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就解决事情啊……

  我见情势不对,顿了一下,瞧准方向,唰地扑进了不远出的半人高的草丛中,溯行军也紧跟上来。虽然想到回传点处,却被他们有意地拦住道路,我只能绕圈先甩掉他们。

  就在我要躲进幽暗的树林里,背后草丛突然传来刀剑交击的声音。

  我听见衣袂翻飞的风声,余光里飘出一抹银光闪耀的蓝色……

  那是!

  我停下转身,望着那个缠斗溯行军的身影将敌人几乎砍杀殆尽,长野被溯行军的队长带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脑识里的奉山欢喜喊道:“好好好!这下她的罪名彻底坐实了!”

  我却没有理会他,目光牢牢锁定在那个入鞘的身影上。

  “三日月宗近……”

  闻言,他缓缓回身,目光沉沉地向我走来。我原本又惊又喜,想上前迎他,却被他阴沉的脸色吓得不禁后退了半步。他身上有些许暗堕的瘴气,左眼已经泛出了猩红,脸上也有隐隐的青黑纹路。

  这里遇到的三日月是暗堕之后的那个吗……

  他离我只剩一步远时,我们同时朝对方伸出了手——我原是想捋他头发看看那些纹路,三日月却是抓住我肩膀将我推到在地!

  喂!

  虽然脑袋被他护着没砸到地上,但任凭我怎么信任他,此时他骑在我身上的姿势也太……

  而且手手手!手在干嘛呢!

  他伸手朝我胸口袭来,我双手挡了几下,却被他一把钳制在头上,动弹不得。实话说,我的力气完全可以挣脱他,只是感觉此时推开他,他会更疯狂……

  三日月将我胸口前的衣物扒开,见到我心口上的旧伤疤时,倒是有些动容,带着手套在伤疤上轻抚。

  “别碰,很痒。”

  我不自在地扭了扭,对上他的双眼,只见他越凑越近,最后放开我的手,压在我身上,把头埋进我颈间,摩挲着说道:“抱歉,我还是没赶上。”

  他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尚裸露的胸前贴上他冰冷的护甲,只有颈间和脸上燥热不已。

  我伸手拍拍他的背,尽量平静地说:“没事,我没事。我们先回去,一切都会好的。”

  “回去哪里?”

  三日月在我耳边问道。

  “回去本丸,我会向你解释的,现在什么都不用管,我们一起回去。”

  “……妳不问我当时为什么要帮长野吗?”

  “……我知道的。”

  似乎感觉到他的不安,我双臂环住他后颈,手在他脑后按了按:“三日月,谢谢你,我欠你太多了。”

  仰望着的星夜落在我眼里,幻化成一片片过往。我现在无比庆幸我自己的特殊,让我有机会弥补过去冲动时犯下的错误。

  我不会再抛下他了。

       让我只贪心这一次,只这一次。

  “和我在一起,好吗?”





——————待续——————








下一话发糖,只有糖,没有刀,全都是糖,我决定先大甜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