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三十)

总集

今日两更哦,结合前章结尾更好味。

很想很想插这首音乐进来,因为我写这章就是听着这个写的,而且歌听了一遍后就中毒了……感觉后半段小圆的心境就和这首歌的高潮一样,特别特别可以结合歌后半的高潮和章节的后半部分一起,歌词最后一句就是小圆欲说未说的真心……吧(哈!

难得的全是糖有木有!多多回味珍惜吧,现在我也说不准会是BE还是HE了……

第三十话

  也许是我文化水平不高,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怎么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不过我怎么都觉得我刚刚的说法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问题……

  而且我从三日月忽然窒息了一下也感觉得到,我那句话似乎是有那么一些意外的效果……

  因为我自己也觉得很暧昧啊……

  “呃……三日月……”

  良久,我打破这沉默,揉揉三日月脑袋上的毛:“我们还是先赶回去吧……”

  好一会儿,他才笑道:“好啊。”

  说好那你倒是从我身上起来啊……

  三日月心情愉悦地趴在我身上,即使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觉他笑时喷在我肌肤上的热气。我好笑地搅着他头绳的结,说:“诶,我们赶时间啊,不然长野又要有动作了。”

  “那个女人不足为惧。”

  看来他还是要赖在我身上好一会儿。

  我叹了口气,跟他聊了起来:“三日月,你为什么和本丸的其他人不一样,当时怎么发现我不是长野的。”

  “很简单,因为你们本来就不同,有心观察就能摆脱法术的控制。”

  “这话听起来有些自大呢。”

  “哈哈哈,暗堕之后的我也多了些戾气了呢。”

  “对了,你暗堕是长野下的手吗?”

  “她用言灵术复生后,会将原本身上的瘴气渡给言灵媒介,如果当初是妳被俯身的话,那么妳也会暗堕的。”

  我闻言,将他推开一点,他双手撑在我耳边,看着我的手抚上他的左半边脸。

  “那你不能这样子回去,我怕他们会处理你。有什么办法去掉这些瘴气吗?”

  “有……”

  我坐起来:“那我们现在马上开始!”

  即使我坐起身来,三日月也不退开,一时间我们的呼吸交缠,让我僵着不敢动。

  他笑道:“有两个方法,一个比较复杂,一个相对简单……”

  “当然是简单的那个!”我立马接到,但看见他眼里的狡黠,又有些迟疑地问道,“这个简单的有什么副作用吗?”

  他眼里笑意更浓:“有,大概会觉得很爽。”

  啊,这算哪门子的副作用……

  我正纠结着他的话,三日月却姿势一换,将我圈在他怀里,整好我的衣服,把粘在头上的草拿掉,指尖顺着我的长发下滑,最后握着一缕发尾。我眼睁睁看着他在发尾上亲了亲,说道:“妳的头发长很多了,很好看,我喜欢。”

  轰!

  脑袋似乎有什么炸开了,我慌忙从他手上抢回自己的头发,有些恼怒地说:“长发有什么好,麻烦死了,我还想剪了它。”

  其实我不想剪的,不然早就剪了。

  所以说这话时心虚地别过脸去,不敢看着他说。

  三日月继续动手动脚:“不要剪,以后我每天替妳梳头。”

  “你连自己的衣服都要别人帮忙穿,还替我梳?”

  想起以前练字的时候偶尔被他拽着去帮他穿衣服,不禁好笑地说道。

  “关于妳的事,我会一点点学着做的。”

  我看着他游走在我身上一寸一寸的视线,忽然有些感动。

  “梳了头,我们就可以坐在檐廊下喝茶,看春樱,看夏雨,看秋枫,看冬雪;可以去万屋添置些新的家具,把家里好好布置一下,布置成妳喜欢的模样;还可以去后山摘些野果回来酿果酱果酒,或者种在院子里,过几年我们就可以自己收成了;我们可以自己做菜,我会尽量学着不把厨房炸了的,哈哈哈……”

  听他说起自己的糗事,我也不禁笑出来。他双眸闪亮,即使左眼依旧猩红遍布,我仍看出其中的温柔。

  “我想和妳过普通人的生活,想了很久很久……”

  不知什么时候,他脱了手套,冰凉的手握着我的手。

  说不动容是骗人的。

  我笑道:“好啊,我们去看雪中梅花,去打雪仗,看漫天鹅毛雪,看黄昏雪;二进院旁池塘上的凉亭,周围长满野生花草,有很多野菊。喜欢的话,可以采些插在瓶子里。天要是冷了,我们可以搬来炭盆取暖……”

  在我的记忆中,他也曾经这样殷殷描述着一幅愿景,我学着记忆里他当初的一句句,最后笑道:“我们会有很长的以后。”

  我手上握着的力度加深。

  所以为了这个以后,我一定要突破眼前的各种难关。

  三日月:“哈哈哈,没想到反而被妳撩回来了。”

  撩什么撩,我是很正经的好不好……

  突然他把我打横抱起来,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找地方驱除瘴气吧。”

  啊?这个还分地点场合的吗?

  不过你倒是让我下去啊,我有脚的……

  结果还是被他抱着走了。

  虽然问他到底要怎么做,可是他却一直打太极,还说:“这次就不用简单的那个法子了,还是稳妥些用另一个吧。”

  “简单的那个到底是怎样的?”

  我被他说得心痒痒很是好奇,圈着他的脖子催问。

  “哈哈哈,主上这么好奇吗?那到时我们用了复杂的那个法子后,妳将它的程度再往深一层想,就是这个简单的法子了。”

  啥?程度更深但更简单?

  搞得我对那个复杂的办法也好奇起来了。

  可是三日月却不愿意更多的解释了。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湖边。

  这个我之前到的湖边,在半月下依旧波光粼粼,很是耀目。这片湖边的岩石不多,最近的只有一块没在水里半人高的深色岩石。三日月带我来到湖边,把我放在地上,说道:“待会儿我们要进入湖水,主上最好也把衣服脱了吧。”

  “什么?!”我吃惊道,“为什么要脱衣服……啊不对,为什么要下水?”

  他笑道:“因为驱除瘴气时我可能会陷入狂暴状态,冷水能稍稍压制我的意识,而且等会主上用灵力净化我全身的瘴气,要肢体接触才能达到最好效果。难道主上想就这样和我……”

  “等等等,我知道了,一定要下水是吧,你脱就好,你脱就好,我就这样下去。”

  不自觉地把衣襟揪紧了些,很防备地看着他。

  他还说把这个法子的程度往深了想,往深一点想不就是……

  还没等我明确地想清楚,他就在我跟前两三下地把衣服脱了精光,我瞬间背过身去,嘴里不禁喊道:“要脱你倒是吱一声啊!”

  “主上真的不脱吗,也许会感冒哦。”

  他在我身后循循诱导,我坚定地回道:“不脱不脱。”

  荒郊野岭,孤男寡女,脱衣相对,成何体统!

  脑袋瞬间蹦出若干老顽固的台词,在我兀自捂脸呲牙咧嘴的时候,三日月从背后将我抱着,一个旋身就齐齐没入了水中。突来的冰凉让我打了个冷颤,此处湖水不深,我脚踩泥地,手扶在近旁的岩石上,水面在肩膀以下两寸的地方,而三日月手肘以上的地方都露在水面上……

  我果然还是太矮了。

  难得面对他裸露的身躯,却是看见他身上大半肌肤都布满青黑色的纹路,散发幽幽的不详气息。我看着他双眼问道:“然后呢,我该怎么做?”

  他笑着牵起我水下的手,这样在水中的动作,水上的他沾着的水珠滚落,看得我很是口干舌燥。

  淡定……干正事呢!

  “这样,将灵力输入。”

  他把我的手按在他手臂的纹路上,我将灵力输进去,灵力与瘴气相冲,肉眼可见它们在互消,纹路竟然也开始淡了下来。

  三日月奖励般地摸摸我的头:“很好,就是这样。”

  我看到消除瘴气有法,便顺着他身上的纹路一直灌输灵力,先净化了他手臂上的瘴气,再将他背后的瘴气也消了。此时我有些乏力了,毕竟我灵力方面运用得不熟练。而且净化对于三日月来说似乎也伴随着痛苦,他额上落下大滴的汗水,神色很苍白。

  我扶着他问:“你没事吧?”

  他眉眼舒紧几番,强撑精神说道:“没事,妳继续吧。”

  好吧,还是早点弄完才不那么辛苦。

  我见背后已经净化了,从他颈上开始往下净化。不知是不是自己也有点透支了,净化到他胸前时,竟然一阵头晕脑胀,心脏狂跳,耳鸣得厉害。

  恍惚间,竟然想起了当时我在澡堂里被他摆弄的场面来……

  哈,现在和当时倒是挺像的,只是角色颠倒过来了。

  笑我轻笑,三日月哑着声音问:“主上想起什么趣事了吗?”

  我手上不停,灵力输送到他腹侧的纹路上,稍稍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只是想起以前似乎也有这样的场景,只是当时是我栽在了你的手上……”

  他呆了一下,我继续低头看着水面处的纹路,正想着再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突然手被他抓住扯到他背后,我不由控制地倒向他,被他环在腰上的手臂稍稍托起,浸湿而变得若有若无的衣服贴在我们的肌肤之间……

  再怎么迟钝,我也察觉到现在这种情况非常不妙了。

  难道是他出现狂暴的状态了?

  我不安地看着他双眸,那猩红已经褪得只剩一点血丝,奇怪的是右眼也有一些血丝。我伸出另一只手抚上他眼角,着急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净化……”

  我的话因为他的举动而卡在喉咙里。

  三日月眼神迷离地抓着我那只手,指尖摩挲着我手背,拉过去嗅了嗅,然后闭眼亲在了掌心。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的皮肤,甚至他的睫毛扫在我指尖的触感,通通让我闭塞多年的感官如同一瞬置身火山熔岩般敏锐地感到一股席卷全身的滚烫。

  我怀疑我是不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脑海里涌现许多的记忆,许多许多我以往未曾留意过的细枝末节,现下竟然历历在目。

  全都是关于眼前这个人的。

  他脸色潮红,双目含润,眉眼弯弯,笑问:“主上,不如我们试试简单的法子吧。”

  他的声音听来充满了诱惑,连风声流水声也如此悦耳。

  三日月抚着我的脸,献上他眼里的新月……

  那一瞬间,我愿意满足他所有需求。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