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二十四)

总集

第二十四话

  “我一直都记得……”

  “是溯行军!”

  两句话重叠了在一起。

  几乎是同时,三日月也望向我身后溯行军出现的地方,眼眸泛红,神色冷峻至极。被他护在身后,身旁站着信浓在戒备,听见他惊愕地说:“这个数量……太不寻常了!”

  萤丸他们似乎冲锋去了,我凝视着三日月的背影,他缓缓抽刀,说道:“妳一直带着他呢,果然还是更信任他么?”

  他侧头看我,那猩红的眼眸仿佛死死钉在我身上。

  我不由得后退,握紧佩刀,怀疑地问:“我能相信你吗……”

  他没回应,只转过去,将那近身的溯行军两三下消灭了。

  心里七上八下的,等我留意周遭时,惊觉溯行军的数量根本不能用“个”来数,应该用“堆”啊!

  树林边的湖光潋滟处像蜘蛛网生出一串串的蜘蛛,从黑暗窜出的溯行军前赴后继地朝我们攻来。这压倒性的数量,将在前锋挡着的萤丸他们逼得步步后退,我们也只能向后退。

  “三日月!这是什么时代!”

  我边退边问,他在击退敌人,头也不回地道:“厚樫山。”

  电光火石间,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眼看今剑差点被溯行军伤到,另一个念头清晰地浮现。我慌忙抓着身边的信浓说:“这里是厚樫山,你们赶紧去回传点!不要回头!不要管我!”

  说完我就往山林里跑,果然在我动作之后,溯行军的进攻方向也改变了。

  我怕他们要跟上来,便大喊:“他们不会杀我的,放心!你们快走!”

  漆黑中我被地上隆起的树根和草藤绊了几脚,听见周围踏踏的脚步声和草木簌簌声,溯行军正在追寻我的踪迹。我只能凭着个子小和视线不佳,逃远些拖一拖时间。只是在身后还传来了刀剑交击的铿锵声,我心想到底是哪个找死跟了上来。

  我摔在地上,刚要爬起,就看见草丛的另一边就是溯行军,便不动声色地趴下。贴耳在地,听见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多,躲在草丛离也许很快就会被发现。我现在连大气不敢喘一口,只紧张地等着他们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搜。

  而那刀剑交击声越接近,我心里的绝望就越浓,只怕到时谁都逃不了……

  我正想着要不要再冲出去转移目标,身边有一个脚步停下了。

  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抓住手臂提了起来。眼前泛着青光的怪物正向别的溯行军发出信号,我趁机一脚踹他要害,从他手中逃离,便再次往树林深处跑。这样一来,溯行军的目标再次转移了……

  我只能期盼我逃的速度比他们追的快,然后一直逃,逃到我在这里的时限结束……

  不知逃了多久,不知逃了多远,不知路上有多少树枝划破我的身体,不知被绊了多少次,然而我不敢停下,身后一直听得见那些低吼。他们不知疲惫,我更加不能。

  我不敢想,是不是要一辈子都这样逃……

  天亮了。

  这样即使在树林里,他们也能将我的动向看得清清楚楚。而我的体力已经不足够我应对树林的复杂情况了。便在一片茂密的草藤后悄悄转了方向,往光线充足的地方跑去,意图跑到空旷地方。一跑出树林,面前灰暗天空下的湖泊让我有些发怔。原来不知不觉间绕了一个大圈,到了湖的另一边。湖边有好多大小错落的岩石,其中有好几块岩石一直堆到了湖里。我赶紧躲到湖上的那块岩石上,借着周围几块稍微高出来的,几乎筋疲力尽地贴在岩石的缝隙间。激烈运动过后,我身体却是冒着冷汗,各种细碎伤口的痛也有整晚冰冷空气的功劳。

  如果此时被他们发现,我怕是再也跑不动了……

  溯行军在湖边搜索,而我只能期盼他们没有留意到这边黝黑的岩石上一个小小的我。他们的脚步越发靠近,每靠近一点,我望着的天空就暗一分。

  此时,树林里再次传来刀剑交击声。

  溯行军被引了回去,我偷偷探头去看。在渐趋光明的晨曦中,浑身浴血的三日月击退了溯行军,从树林的阴影中步出,血痕从他手上蜿蜒至刀尖,滴滴落进尘土。

  我鼻尖一酸,差点哭出声来,只得捂住嘴,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他仿佛精确地捕捉到我的所在,一路过关斩将地站上了我藏身的岩石上,对我笑道:“主上,我来接妳了。”

  我一把抱住他伸过来的手,跨上那块大石,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他眼底的新月被血红染透,眼白处竟然也变成了黑色,脸色异常地苍白,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

  “你的眼……”

  “没事,”他安抚道,“我会处理的。”

  溯行军在逼近,我们不敢再松懈。然而他们也不再进攻,一个身形稍微壮硕的怪物上前来,用他那令人痛苦的声音道:“三日月宗近,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溯行军的一员,无论是为组织还是为她,停止你的胡闹都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

  抓在他袖子上的手顿时松开,他却反手抓住,平静无波地回应:“我从来没有为你们做过任何事,回溯历史只是为了拯救我的主上,仅此而已。”

  我此时才发现,他身上隐隐缠绕的黑色气息,和溯行军身上那不加掩饰的令人恐惧的气息,竟是一样的……

  怎么会……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步步后退,他却不放开我的手。我们之间以稍纵即逝的一丝交流艰难维系着。

  三日月握紧我的手,用那双异变的眼注视着我:“主上,相信我。”

  我很想相信……

  但我心里却呐喊着快逃……

  那个溯行军对我说道:“妳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特殊,在我们第一次袭击妳之后就发现了,妳的血是属于一个早已经死了的人、不,应该说是来不及诞生的人。”

  我震惊地看他:“你什么意思?”

  “不解吗?现在妳已经知道历史修正的意义了,也能想到,不该诞生的人,却出现在这个世上,这是多么奇迹的一件事了吧。”

  我手上感觉到三日月要松开,便及时紧紧握住不让他动作。

  “那我就是……”

  “对,妳是错误历史的幸存者,一个本该随着所谓错误历史而消灭的人。”

  他那令人痛苦的声音诉说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所以妳该知道我们应该是同一战线的,妳的死已经结束在过去,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杀得了妳。只要妳愿意,我们可以……”

  我无力地放开了三日月,他便要阻止溯行军继续说下去一般,冲下去和他缠斗。我本想问他是不是知道的,但看着他们又乱斗起来,心里清楚了答案,便朝石边走去。

  三日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主上!主上!”

  我长叹一口气,低头看着似乎很深很深的湖水。再回身看一眼三日月,他虽然有意赶回我身边,却一直被溯行军挡着。

  当他看向我,我便对他说:“我信你。”

  但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知他有没有听到,我站在岩石边向后一倒,天空离我越来越远,落水前听见他大喊:“小圆!”

  那一瞬间我是很伤心的。

  没入湖水后,寒冷一下子钻入骨髓中,水流将我越卷越深,渐渐地湖面洒下的晨光越来越暗,身体里的空气一串串地上升,直到耳朵听不见了,直到连冰冷我也感觉不到了,意识到了另一个空间……

  错了就是错了。

  尽管因为这错误我有了还算活泼的生命,但它仍是一个错误。

  不死吗……

  那就让这湖底成为我长眠之地吧……

  透进眼里最后的一缕光,是很远很远的湖面上,一小片波光被人纵入而搅碎……

  ……

  在湖底的时光虽然无聊,但也不算十分无趣。

  我大抵是沉到湖中心,这里的四周都是高高的峭壁,沉浸在一片墨绿中,只有一点绿,是水草和蜉蝣。湖面的光就像在一口数十米深的井口往上看,小得只有一枚硬币大。习惯了这样的世界后,尚且可以看着身边来来往往飘着的东西。

  我睡了又醒,醒了又死,接着身体自我疗愈,我陷入昏睡,很久很久后才有意识,意识到自己正在又一次地走向死亡。

  时间在湖底失去了意义,水草是我唯一能感知到时间存在的象征。它们长满湖底,覆盖缠绕在我手脚,连山姥切也被水草层层包覆,看不出模样。

  短暂的清晰经过了很多次,湖底也没有变化。直到终于有一天,飘来了一个长满青苔的小人偶。小小的人儿以坐姿抱着一把刀,闭着眼,似笑非笑。

  我伸手把它捞回来,剥掉青苔摩挲着这个似乎很旧很旧的玩意。

  摩挲到小人的后背,发现刻了个字。

  摸了很久,才摸出是个“圆”字。

  我不由得笑出来,一串气泡从我嘴里吐出。

  眼眶感受到许久未有的温暖。

  就在我呛水即将送出最后一口气时,身上湖水的重压瞬间褪去,水草也尽数消失,我浮沉的身躯落到了结结实实的地面。这种脚踏实地的重力感让我十分陌生,甚至眼前的夜幕对我而言似乎也太亮,耳朵稍稍听见周围的声响,却显得非常陌生。

  我左右看看,认出这是传送点旁。

  过往的种种是我在湖底的慰藉,醒着的那点时间,用来为我心里还有牵挂的祈祷是最好的了。

  脚步声纷至沓来,我模糊间见到一些挂念的面孔。

  等我见到三日月时,仿佛在黑暗里浸泡的湖水统统化成了泪水……

  听见他们很关心我的情况,但我只能紧紧握着那个小小人偶,不停地放声哭。

  我知道……

  我知道的……

  我只是很伤心而已。


————————待续————————







今天的后话有点长——

写到最后我自己哭了,感觉再也写不出糖了……

这样的话唯一的糖在第十话……

大概是我写得最压抑的一话……

我觉得可以看当天剧情走向知我当日心情,哈。

本来想让溯行军直接把小圆抓走,然后三日月拼命去救,最后再领便当的。不过写着写着不知为何写成这样了……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是小圆第一次说自己“伤心”。

我没写错的话应该是……

还有关于小圆的身世以及一出阵必混乱的体质大概都讲清楚了吧……吧……

一开始写小圆这个人物时,她的孤儿身份没有很多背景,就是单纯的一个孤儿,后来才渐渐想到——“因为一个人只能死一次,如果死结束在过去,那这个人在死之后的生命就不会有结束。”大概只能算个谬论或悖论什么的,只是借由刀剑这里的设定将它实现了……

溯行军想要小圆那种体质搞一个大新闻……

三日月一直没有找到湖底的小圆……

三日月在厚樫山干嘛去了,干嘛要回溯历史——嘛,以后大概会讲清楚的,如果你们能猜到的话也无妨,哈哈。

哦,有句话想说很久了——

欢迎踊跃留言,我希望能多和人说说话。【喝茶.jpg】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