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二十三)

总集

第二十三话

  哗哗流淌的水什么也没带走,清澈地倒映着逐渐昏暗的万物。

  一期将渐趋稳定的药研带走,长野向其他人解释没有大碍,但走前斜了我一眼。我有点心虚,继续拿着扫帚,清理地上的瓷碎片和饭食。

  烛台切想过来帮我,但我坚持自己就行,便也回去了。我一个人在狐老大的陪伴下将垃圾清扫,拿到院子里的大桶倒掉。期间我们悄悄分析了药研的事,往大广间走时,整个大院的灯笼都亮起来,不由得感叹已经这样晚了。

  我回到大广间时,长野已经吃干抹净走了,我便坦然地讨了个新碗,坐下慢慢吃饭。

  一期还在让秋田把剩下的胡萝卜都吃光,旁的还有乱和厚在打闹不好好吃饭,烛台切在给几位爱喝茶的主儿端茶。我不动声色地挪到一期旁边,他见了,便和颜悦色地问我怎么了。

  我迟疑地问:“药研他没事吧?”

  他笑道:“多谢关心,他现在好多了,等会儿我给他送晚餐过去。小圆殿下要去探望吗?”

  想到长野那个怀疑的眼神,我摇了摇头:“不打扰了。他怎么突然这样啊,下午见他还好好的。”

  旁边的秋田宁愿加入八卦也不想再吃胡萝卜:“我也没见过药研哥这个样子呢!”

  “秋田,胡萝卜。”

  秋田瘪嘴,一期继续紧迫盯人,对面的乱接着说:“嘛,大概是噩梦做多了,有点中邪了吧。”

  厚也说:“是啊,有几次晚上他也会说血啊要洗啊什么的。一期哥,你之前也听过吧。”

  秋田又插嘴:“我怎么没听见啊?”

  乱调笑道:“小秋田睡得跟小猪一样,哪听得见啊,哈哈哈。”

  “哪有啊!乱哥你才是,睡觉还把脚搭在我身上,叫都叫不醒!”

  他们开始你来我往地爆黑历史,一期看着他们打闹,叹了一口气,对我说:“真是失礼了,我的弟弟们总是这样顽皮。”

  天啊,他们一家可真会歪楼……

  我连忙再问:“那药研是之前就有过这种状况了吗?”

  “诶,有几次睡梦里也这样喊着,但像今天这样的还是头一遭……”

  一期眉间不自觉地紧蹙。

  唉,看来这个当哥哥的也是操碎了心啊……

  我心有感触地扒了两口饭,差不多到碗底了,又去勺了一碗,干脆蹲在饭锅旁,边吃边想。

  看来只有这个可能了……

  当初我受重伤,身上带着药研给我的短刀。也许是那时的大出血把短刀给染了,因此这个就成为了药研和我之间记忆最深刻的一幕。那下午他给我上药时的出神,也可以解释了。

  问题是,我这个笨蛋都能这样推测了,长野怕也是这样怀疑的吧……

  按照她的性子,一旦有人倒戈,是宁杀勿纵的……

  越想下去我脑袋越发混乱,等我回过神来,发现木筷被我抓断了……

  向烛台切请过罪后,我拿着打包给狐老大的糕点回房。路过一进院和二进院的回廊时,我朝两边张看,发现憧憧灯影下,多了好些记忆中没有的点缀,有些乔木开着又大又红的花。我站住脚,盯着那花多看了几眼,想认出是什么花。一阵微风吹过,那树叶沙沙摇曳,一大朵花整个脱落,花蕊朝下坠了地。

  是断头花!

  这是不是什么凶兆啊……

  我惊出一身冷汗,正要赶回房间,被无声息站在跟前的三日月吓了一跳,把老大的晚饭给砸了。

  他倒“哈哈哈”笑起来,看向椿树,叹道:“啊,是椿花呢。武士般的壮烈,是很凄美的花。妳喜欢椿花吗?”

  我蹲着收拾食盒,说:“不喜欢,太不吉利了。”

  还有,我明明见到你还在大广间喝茶的,什么时候绕到我前面来了……

  收拾好站起来,想直接绕过他回去的,才抬起脚,又很不争气地放下了,斟酌用词才问他:“三日月殿下呢,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他歪头想了想:“嗯——三色丸子?那个配茶很好吃呢。”

  看着他仿若捉弄的笑脸,我忽然觉得我真是问了个很蠢的问题,便越过他大步回房。

  “那妳认识的三日月殿下喜欢什么呢?”

  听见他在我身后如此问道,我顿时停下了脚步。

  很久很久了,彼此间再没声响,我甚至觉得他可能早已悄声离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近乎逃回房里,狐老大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我摇头,坐下抱着山姥切一遍遍念着心经。不知为何,想起三日月的心情比想起山姥切的要更难受……

  狐老大吃完后,我问他有什么办法能让药研不受长野迫害。狐老大认为要先观察一下,毕竟药研似乎以为那是长野的血。相信长野也打算掩盖这件事,毕竟如果让药研想起什么,和其他人的记忆大概也对不上,这对她而言也很麻烦……

  我稍微心定了些,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一股嘹亮的喊声:“出阵准备——”

  狐老大说是长野用灵力喊的,我想她大概很烦老是派人来找我了吧……

  我准备好后赶到传送点,我到时他们也刚到。长野也着武装盔甲,配上一把长刀,站在众人面前,一本正经道:“政府回报,目前只有池田屋一阶的时空点尚能进入,届时将会和其他审神者的队伍汇合,共同歼灭溯行军,因为池田屋一阶的战况复杂,先前的全短胁队伍配置将会变更。长谷部,你来公布名单。”

  “是!”

  长谷部摊开一张纸,将六人名单一一念出,然后再将我的队伍配置念出。被念到的人一一出列,站成两行。我一看,不太对劲啊,我的队伍全是小孩子:小夜、今剑、两个红发小鬼和一个银发小鬼。

  如果加上我这矮子,几乎全队小学生啊……

  虽然很想抗议,但已经答应过人员安排我不插手的……

  真没想到她为了坑我,竟然……

  他们过来自我介绍,那两个红发小鬼,一个活泼过头的叫爱染国俊,一个还蛮有礼貌的叫信浓,是藤四郎家的。银发小鬼背后一把比他高出一大截的长刀,让我看了更加担心了。

  “我是队长呢,萤丸参上!请多指教,小圆桑。”

  这将近全员最矮的身高配上这将近全员最长的刀,这反差实在令我忧心忡忡啊……

  长野也不多说什么,让两支队伍先后出发,先出发的当然是她了。

  她走之后,我犹豫地站到传送点旁。

  反正她已经走了,我就算不去她也奈何不了我吧……

  天啊!

  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烂摊子是我搞出来的,我怎么能退缩啊!

  可是即使要传送到池田屋一阶,也会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吧……

  这跳转有没有规律的啊……

  知道我不会弄,萤丸上前拨弄,我想了想,阻止他,跟他商量,能不能传送到别的地方看看。

  旁边的莺丸竟然赞同道:“如果小圆殿下出阵就会发生时空错乱的话,直接传送到池田屋一阶反而不能到达地点。”

  萤丸:“那该怎么办呢?”

  我:“随便去一个地方吧,不对再回来。”

  今剑:“冒险吗?激动激动!”

  爱染:“不知有没有祭典啊!”

  小夜:“去哪里都可以……”

  信浓:“感觉像是一起出去玩呢!”

  简单粗暴的办法通过后,萤丸边拨弄边嘟囔道:“那就——去本能寺吧!”

  话音刚落,金光乍现,把我们带到另一个时空。等看清楚后,虽然是夜晚,但却在荒郊野岭。

  我知道一定是走错地儿了,问他们知不知道来到哪里了,都说尚不清楚,只好继续往前走走。

  拨开人高的野草,我们六个小学生在月色下摸索着离开这片地方。终于走出了草丛,到一片树林的空地,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有头绪的。

  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时,小夜眼尖地发现树林深处有波光闪烁,指出那边大概有河流,顺着河流走,应该就能到达村庄。

  我们便准备穿越树林,却在树林里遇上忽然出现的溯行军,险险被他们突袭得手。

  全靠队长萤丸大人!

  他察觉到溯行军气息后,长刀一甩就灭了对方三个,剩下的三个被今剑他们合力搞定了。

  我还震在原地看着萤丸威武收刀,他轻松地对我说道:“看到我的英姿了吗?”

  很重地点了点头,就差拜倒他的短裤下了。

  我又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受伤,全员有惊无险,难怪说夜战要短刀备战,原来有这么大的优势啊。

  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出树林才发现刚才那些闪光是一个湖泊上的波光。

  因为正好是满月,湖面映射着银白月色,波光粼粼,湖边一圈的树上都映着光,看着像风中飘摇的蜘蛛网。

  不光是我觉得这场景梦幻得很,连其他小孩也惊呼着跑到湖边,伸手进湖水中,在湖边的岩石上跳跃玩耍。

  我也将手探入湖水,冷得我直打颤,便把手缩了回来。眼见他们跑远了,我连忙追上,心想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刚刚杀完敌,如今就玩性大发,也不管会不会再遇到危险。

  这么想着,前面突然都停下了,朝着稍远的一块岩石,在那之上站着一个人影。

  我们正戒备着是什么人,今剑先认出来了,大喊:“啊!是三日月!”

  什么?

  那人影闻声,转过来,那衣袂飘飘的模样,还真的是三日月!

  出发前明明看见他在屋檐下喝茶的,怎么……

  难道他又拉着谁的衣袖跟过来了吗?!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也看了过来,却像是从睡梦中刚清醒一般,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是妳……”

  我见他身上多处破损,忙问:“你是遇到溯行军了吗?”

  他从高高的岩石上跃下,低头看了看,满不在乎地走过来。他脸色相当平静,只凝视着我,仿佛眼里见不到其他人。因为他的走向太过明确,以至萤丸他们不自觉地给他让了道。我看着他步步逼近,反而有些怯懦地退了半步。

  “喂,三日月……”

  我试图喊他清醒,结果他伸手抚上我的脸,回应:“什么事,我的主上……”

  我心头一震……

      指着他颤巍巍地问:

  “你、你想起来了?!”



——————待续——————






有种相当糟糕的感觉……

希望明天会更好……

长野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小圆的队伍——全员都是他自家的宝贝啊,出事的话小圆吃不了兜着走啊……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