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十七)

第十七话

  在九百九十九级的台阶上扫掉初秋落下的叶子后,我压根不想多费力气扫那些彩纸。

  可是让酒瓶底儿扫简直是个大灾难啊!

  他居然把彩纸一个狂风扫下山脚就算了,要是被管事的灵和老姑子知道,我就又有活干了……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扫完之后想带他上去,结果他就要在阶梯上讲,因为不想上去见那些顽固执拗的姑子们。

  我:“那你说什么荣归故里,什么意思啊?”

  “就是妳很快要回去妳该回的地方。”

  啊?我不觉得有什么地方我应该回啊……

  他在石阶上坐下:“大半年前妳扔了个烂摊子就走了,这会总该想起收拾收拾了吧。”

  什么?

  “那儿已经没我什么事了啊!”

  这大半年我都不去想那些旧事,本来就淡忘了许多人事物,现在被他一勾起,有些无法淡化的就快呼之欲出了。

  “看起来是没妳什么事了,但耐不住有人硬要把妳扯回去。”

  谁?闲得这么蛋疼!

  “哈,说起来,我也没想到,长野千夏都把妳的存在从记录上消灭了,竟然还愿意将妳拉回那个……”

  “地狱吗?”

  没等他说完,我就接上,简直天衣无缝。

  他笑了几声,接着说:“这地狱也算是贴切的。这大半年来,明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波涛汹涌。她尽力隐瞒这么久,可还是被我抓到蛛丝马迹,而且估计我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我拿着扫帚听他拐弯抹角,都没听出我为什么要回去那个地方。

  “……妳还是真是个木头脑袋啊,都不好奇的吗?”

  好不好奇又能怎样,该来的还是会来,只差一个知道。

  “妳知道暗堕吗?”

  暗堕?

  “从云负责招募审神者和维护相关运转,我就负责处理危险事件,暗堕就是其中最棘手的一种。当时妳的事件我就觉得不对劲,长野当初有余力回来将其他人神隐,怎么就不直接救自己一命呢?而且现在她一直隐瞒自己本丸里的暗堕情况,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糕。加上这个时候她提出要妳回去,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那,你想怎么样?”

  “妳还不算蠢到家,”酒瓶底儿扶扶鼻上的酒瓶底儿,“我要妳跟我合作,扳倒长野家。”

  哈?

  我要是答应了才真的蠢到家了。

  “妳别以为能逃得过,长野早就在搜寻妳的下落,当初从云也是怕妳会被长野家盯上,才拜托我把妳藏在这里。这里虽然山高路远,也少有人来往,但只要细细搜查,还是能找到妳的。他们既然有办法抹去妳的档案,当然也有办法将妳搞回去。”

  “我都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大费周章来杀我?”

  “她不是要杀妳,甚至她不会杀妳。”

  靠!

  这大半年都发生了什么啊?

  “这自然是她知道了妳活着的价值,比单纯杀了妳要更大。”

  我脑子简直转不过弯。

  “妳没想过妳为何心口中剑不死吗,不想知道自己的出身吗?”

  我惊得扔掉了扫帚:“你知道什么了吗?”

  “别激动,我只是猜测。妳的体质这么特殊,致命伤也不死,只躺了一个多月就醒过来。如果当初山姥切没救到妳,也许妳也就是躺上几个月而已。”

  他一说,我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言明的酸涩。

  “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才改变主意。要把妳找回去,肯定是妳对她的现状有帮助,甚至是关键性的。我可以帮妳查出原因,甚至能帮妳报仇。妳就替我探查长野隐藏的事情,我们可以说是互利互惠啊。”

  喂,你现在比当初更像人贩子啊……

  我想了许久,酒瓶底儿说事情这几天就有消息,让我好好想想,就走了。

  等他走下山脚时,又忽然转头说了句:“妳知道吗,妳将近三十却还是个孩童模样,又不是侏儒症,这点就很像妖怪而不是人类了。”

  啊……

  你是在骂我吗……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走得没影了。

  满山草木初黄,再过个把月,就又到了去年初成审神者的时候了。当初是因为快山穷水尽了,眼前就有稻草,便抓来救命,没想到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的生活虽然没有收入,但有吃有住还能读书认字,比起以前劳劳碌碌的生活好多了。而且也有之前的事件后政府给的补偿,我都好好存着。我现在有得选的话,当然不会选最坏的那个选择。只是酒瓶底儿说我没得选,那我就要这样被她拉回去么……

  那九百多级石阶不知是怎么走完的,走上顶端,看见净和法师就站在一边,像是在等着我,见我就迎上来。

  “小友在山下见了什么人吧。”

  我回头看山下,弯弯曲曲的石阶也不能一眼望到底。

  法师妳也太神了……

  她说道:“贫尼一直不让小友出家修行,是看到妳身上俗缘未断,即使出家,也很快要还俗的。”

  天啊法师,妳还兼职算命的啊……

  “小友想破烦恼,并不一定要在寺修行,若妳诚心,入世对妳的修行更有助益。经书文字不代表佛法,只是名佛法。妳明白吗?”

  我放下扫帚,双手合十朝法师跪下,问:“法师,我自认以前懵懂过日,有烦恼也只丢一边不管,渐渐烦恼也消弭了。只是现在因为背负着他人的性命,心里始终无法摆脱那种苦痛,可发生过的事无法消弭,人死不能复生,即使将来修行有道,又要怎么样弥补过去的事情呢?”

  法师也合掌,说:“小友,若妳得智慧,便知道这不是怎么弥补的问题,而是妳如何看待的问题。”

  我仍是不太懂,法师便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法师,又是《金刚经》啊……

  妳不是日莲宗的么……

  “妳嫌《妙法莲华经》太长,一直不读,我只好拿妳读过的《金刚经》说理了。”

  “……我以后一定多读。”

  之后几天,我收到法师手抄的《妙法莲华经》,空闲时就读读。还没看完序品,政府的人就来了。

  来的不是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带着公事公办的嘴脸,拿出当时我签下的合约说,合约上有规定,审神者即使辞任,也可以受到政府的强制召回。

  “奇怪,我的档案不是早就销去了吗?”

  那个人也没料到我问得这么直接,愣了一下,便恢复了:“妳的任职是三年前,为期半年,因伤辞任,现在政府急需人手,妳无法推辞。”

  我知道躲不掉,只是没想到她连政府档案都能更改。

  那人又说这次召回不需要另开新本丸,只用去别的本丸应援即可。

  我知道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也不过是在掩饰手段而已。

  复任报到期限是三天内,我在想要不要回去孤儿院看看,然而不管回不回去,都有点为难,不知怎么跟院长说。

  收拾东西的时候带上了法师送的经书,还收拾出了当时从院长那收到的白布。那白布虽然我没用,但隔一段时间便会洗洗,现在的白不像当初那样惨白了。

  要回去那个地方,还是披上吧。

  山姥切国广啊,你一定要保佑我啊……

  本来第二天就告别法师和姑子们,打算去孤儿院看看,然后就上岗。没想到在石梯中途遇上了匆匆赶来的从云。一看就知道他不擅长爬楼梯,才爬了四百多级,就累得他满身大汗。本想跟我说什么话,也只能让他在石阶上歇回气了。

  “弟啊,你这么虚不行啊,要多学学你姐我啊。”

  他在一旁喘气,我就在一旁吐槽。他急着开口,就喘着大气说:“姐、妳回去、回去前,一定要、要先知道些事。”

  什么事?

  见他有什么重要事情说,又不好让他趴在这种地方说,便把他背回庵里。法师和姑子见我回返,还多了个人,便让我们去偏殿说事。

  进了房里,从云便坐下说:“姐,妳这次回去,长野一定动了手脚,所以妳一定是会被分进她的本丸里的!”

  “啊,这个我知道。”

  “啊,姐妳知道啊……”

  “是啊,之前酒瓶、啊,奉山已经来说过了。”

  “那,暗堕的事妳也知道了?”

  “听说了。可我不太懂,暗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啊。暗堕就是指付丧神神格受损,或者受到溯行军的同化,出现狂暴现象,甚至会囚主杀主。很多本丸出现暗堕后,基本都是很惨烈的状况,所以奉山也一直在追踪暗堕气息。长野的本丸出现了一点暗堕气息,但后来又消失,奉山也很奇怪。”

  天啊,这不就是比之前更危险了吗?

  “姐,妳想好了要怎么对付了吗?”

  我摇头,听他说完暗堕的事后,头更大了。

  “姐,现在那里的人除了长野,已经没人记得妳了。身边没个帮手,很危险啊。”

  我知道啊……

  从云想了一会儿,给我出了条计。

  我听了,怀疑这靠不靠谱啊……

  “虽然可能花点时间,但可行性还是挺大的。当初他的言行不是也有很多疑点吗?”

  啊……

  好像是这样的……

  从云又给我细细分析了一番,等说完计策,已经黄昏了。

  靠!我还打算去孤儿院的……

  从云知道我想回孤儿院探望,临走前叮嘱我一句:“现在长野是无时无刻都盯着妳回去,妳要是回孤儿院的话,也许会被她抓到把柄。在事情完结之前,还是少跟孤儿院来往的好。”

  靠!还好没回去,不然就出事了。

  再在庵里住了一晚,法师又给我说了法,第二天一早,又给我说了一次法,才算真的道别。她叮嘱我若不熟经文,就多念“南无妙法莲华经”和“南无阿弥陀佛”。

  我问怎么昨天都没交代得这么详细,她说她知道昨天我根本走不掉,所以就不多唠叨了。

  天啊……

  法师妳已经成神了吧……

  我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程,到了政府大楼。刚走到办公室门前,狐老大就从旁边窜出来。当时从那里逃出来后,狐老大也不能多陪,转去了别的岗位。一见狐老大,我就难掩欣喜。

  “老大!”

  “小圆!”

  没想到啊,居然还是老大带我……

  见了从云后,他说为了保胜算,特地将狐老大调回来做我的助手。酒瓶底儿、嗯,奉山也给了我一点额外福利,可以选一把刀护身。

  能选的话,我自然是会选……

  再次站在时空通道前,我腰间别着漆黑长刀,而狐老大站在我肩上。

  好了,来吧,命运的暴风雨啊!

  谨慎地踏出通道后,劈头盖脸的狂风雨水,砸得我和狐老大不知所措。

  啊……

  还真的是暴风雨啊……



————————待续————————






终于写到这了,好戏在后头……

《妙法莲华经》是好物,但可惜我还没看,因为太长了,而且也可以拿来勾搭数珠丸啊……

我真的很希望能供奉一个数珠丸在身边,天天数他的珠子玩……

评论 ( 6 )
热度 ( 9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