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十五)

第十五话


  风里藏刃,步步逼命。

  害命的不是他们,而是山姥切。

  现在是对方还念有同僚之情,迟迟没有拔刀,让我们这方博得了一丝生机。可山姥切不敢放松,尽管只是刀背向敌,却依旧具有杀伤力。

  我趴在他背上,以不妨碍他动作的前提,灌输他灵力。

  狐老大凭着娇小的身子,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跑到了大门那边。

  无奈人多势众,要脱身仍是不容易。他们不用剑,改用拳腿功夫。山姥切独木难支,如果我身体康复的话,或许还能跟他们搏一下。

  真的很不凑巧啊……

  她势在必得地旁观着,看我如何挣扎逃生。

  混乱的局势中,竟然还有人劝山姥切冷静,也有人大喊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维护一个外来人。

  山姥切知道用语言是没法解释的,只能利用他们的善意,举着刀逼退一部分人,往大门那边靠,直到我们和大门间只剩几个人,若强行冲出去,或许能行。

  一直不作声的她大喊:“你们为什么要纵容背叛者!”

  所有人看向她,见她继续说:“山姥切已经背叛我们了,他向着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甚至要和我们举刀相向!他已经被暗堕了,那个女人,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什么暗堕?

  我只觉得这个词是很不好的意思,狐老大在大门那边喊道:“小圆!”山姥切听了反应敏捷地转身就破门而出。

  “抓住他们!”

  身后传来她的嘶吼。不过似乎其他人犹豫着,动作一慢,我们就远远甩开了。

  这是逃掉了吗?

  狐老大说过,只要离开这个领域,我们可以进入其他审神者的领域求救,它会联络那里的审神者,再让从云在那里打开通道。

  我们跟着狐老大的方向狂奔,进入了另一个审神者的统辖领域。为了让山姥切保持体力,我见情势尚且有利,便自己走起来了。山姥切扶着我,我们急速穿梭在山林中。这个审神者的居所也是在山腰处,要爬上去还得一段时间。狐老大说它已经紧急联络了那儿的狐之助,估计它的审神者很快就会知情并过来支援。

  “这里的审神者代号古贺,入职两年了,能力很出众,估计能帮忙抵抗一时。”

  山腰处的庞大建筑出现在视线中,尚有一段距离,不过几乎是平地,比山路要好走多了。再近些时,也见到往这边赶来的一伙人,为首的长发少女估计就是古贺了吧。

  觉得安全之后,一股疲惫的感觉也涌了上来。

  但是心里还是隐隐地不安……

  她就这样放过我了吗?

  远远听见古贺的大喊:“喂——你们还好吗?”

  我正想着回应一声,突然又听见她大喊:“小心背后!”

  我们齐齐往身后看,只见一支箭破空而来,等我反应时,已经逼到身前了。

  又要遭受穿心之痛了吗……

  她真的好狠啊……

  而顷刻间,我就被人撞到雪地上。

  是山姥切!

  回头一看,他站在我刚才的位置,腹部被一支银光流曳的箭贯穿。手上的刀维持着防备的姿势,他原想挡下的,但只来得及推开我,却来不及……

  “这样破破烂烂的,才最适合我……”

  他居然留下这句话就扑倒在地了,他的血眨眼就染红了雪地。这样白和这样红,我颤抖地扶起他,让他靠着我,帮他捂着腹部不断流淌的血。

  天啊,天啊……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他还有一点气息,我看见他睁眼了,还伸手擦擦我脸颊,说:“妳别难过,能这样保护主人,我也算有相当的价值了吧……”

  “有!当然有!你是最厉害的!”

  “哈,一直这样被人比较着,现在得了最高赞誉,感觉也没那么讨厌了。”

  “我很会夸人的!喜欢的话以后天天夸你!”

  “……别说我漂亮。”

  “你帅!你很帅!最帅的就是山姥切国广了!”

  “主上、不,小圆妳夸人也不过如此啊……”

  “我以后学!等我们都养好伤了,开个互捧臭脚大会,看谁最会拍马屁!”

  “哈哈……”

  “喂!不要睡啊!”

  我着急地摇晃他,怕他眼睛合上就睁不开了。突然被人狠狠扇了个耳光,整个人有些懵,再定睛一看,眼前只有狐老大火急火燎地看着我。

  “清醒点!山姥切已经走了!”

  再看清楚,怀里哪里还有山姥切的身影,只有沾染在身上的血和雪地上的可怕血泊……

  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不可能……

  是不是报应?我害死了人,还害得人尸骨无存……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天啊……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

  

  (古贺日记)

  22XX年XX月11日

  今天刚好在本丸休息,便收到来自附近一个审神者的紧急联络。通信中只表明了收到迫害,需要一个紧急支援和容身地。因为合约规定了审神者之间有义务互相帮助,就接受了。

  原本我就没遇到过什么危及性命的事件,两年的审神者生活最多也就是本丸的修罗场有点多……所以今天出去的时候,看到相互扶持而来的主仆两人,一时间还小看了他们的状况。没想到当时就看见了凌空一支箭直直向他们逼去,最可怕的是,那支箭是从相当一段距离射来的,并且带有强大的灵力。

  刚好我带一队出去,队里就有山姥切。小圆的山姥切替她挡下了那一箭,然后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倒地了。小圆受到很大的打击,一直对着他飘散的灵体说话,眼里根本容不下别人。还是她的狐之助把她扇醒的。等她意识到现实后,整个人都失神了,好像灵魂被抽走了。她还这么小,居然就要面临生离死别,我们看着都很痛心。之后把她带回本丸时,在路上吐了血。她的狐之助说,在他们逃出来之前,小圆就已经遭到暗算,心口中了一剑,昏了一个多月才醒,结果还没养好伤,就被追杀逃了出来,现在已经是心力交瘁的状态了。

  小圆现在也还昏睡着,让药研看过之后,估计一时半会醒不来。她家的狐之助在联系政府的人,说是要明天才能带批文过来。因为全本丸就我一个女的,我就去给她换衣服。当我看到胸口那个大伤痕时,真的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而且她的背后也有一个相当的伤痕,可以想象这个伤口贯穿她身前身后,她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请圆狐吃晚饭时,向它打听了事件的细节。圆狐一开始还是遮遮掩掩地,不过最后还是说清楚了。大概就是,小圆那处本丸以前的主人施了异术,让自己得以重生,并且将刀剑的记忆全部扭转置换,使得小圆成了他们的敌人。结合那支银箭的灵力来看,它的主人可能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相比之下,小圆的灵力似乎只是中等水平,难怪只能被压着打。

  一期问我会不会因此惹上什么麻烦,因为那个前主人这么厉害的话,也许会把目标扩大到我身上。

  怕什么啊,要打奉陪!我把这片区域的婶婶都拉拢起来怼她一个,就不信不能给小圆讨个公道!以后我要是惹上什么麻烦了,看见别人对自己见死不救的话,那得多心灰意冷啊!所以现在就要多多积福积德,等以后有事情了也不会是无人可求的绝境啊!

  

  22XX年XX月12日

  今天小圆醒了,似乎精神很不错,旁敲侧击起山姥切的事,她也知道山姥切不在了,也没哭闹,倒是很冷静,跟昨天的反应不一样。不过她问我山姥切消失不见是怎么回事,我跟她解释了,她又问这样消失会不会留下什么东西。我真心疼她那样子,我明白她是想留点关于山姥切的纪念,但听圆狐说,小圆以后不会再当审神者了,这是政府那边的政策,也是她自己的意愿。如果不当审神者的话,关于这里的一切都不能带走的,这也是政府合约上的规定。

  后来见她很失落,我就提议她弄个和山姥切一样的斗篷吧,虽然不是他本人的,但样子像的话也能有缅怀的作用吧。

  她笑着应是,应该是接受我的提议了。

  后来问起她以后打算做什么,她说先回去孤儿院看看,之后的就随缘吧。

  看她若无其事地说起孤儿院,我更加心疼她了。怎么坏事都发生在她身上了,老天也太捉弄人了。

  不过后来叫从云的政府人员过来接她的时候,居然叫她“姐”,然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比我大十岁啊……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年龄不可估量啊……我也该改口叫姐才行了。

  不过以后未必能再见她啊,毕竟她都不干审神者了。

  她走了之后,我突然好庆幸自己的本丸啊。虽然某几个人老是很让我烦心,但其实比起总是面临生死胁迫的情况,我这简直是甜蜜的负担啊!想想我以前居然还觉得这样的本丸不好,觉得怎么都不体谅我,让我这么烦恼痛苦,看到圆姐走的时候居然还能跟我吐槽笑着挥手道别,真的佩服至极!不知道她是真的心理强大还是强撑的,不过她这种年纪的人,经历得比我多,也许自我调节要强得多吧。

  说完圆姐的事后,说什么都有点肚量小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要给烛台切记下一笔:

  我讨厌胡萝卜啊!


——————————待续——————————





为了不打破我以第一人称写本文的原则,把小圆视角难以说清的事情用其他人的视角写了。

被被的便当新鲜热乎,和我坐着看后续吧。

其实小圆和被被最后那段对话是真实的,不是小圆臆想……

至于小圆的回归,和她心口受伤不死有关……设定不跑偏的话……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