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八)

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


第八话

“我在这里……”

什么?

“来这里吧……”

……

“我在这里等着妳啊……”

妳是谁?

“来吧,我等着,我等着!”

惊!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三日月刚走两步把我抱出大殿。可是那股令我一瞬失去意识的晕眩感,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如今却清楚了感应到源头就是那个传送点。

我挣脱三日月落地,却软了脚,直接跌坐在地上,连脸色也被三日月说苍白得很。

“难道是前天留下的后遗症吗?”

烛台切过来看了看,颇为担心地说。

前天摔了碗筷那时吗?

我扶额,越来越觉得这工作邪门无比。

看着眼前正色的三日月,我就想起了先走运后倒霉的经历。

该不会真的是因为这个代表运气特级的人来了,我就要一直倒霉吧……

“那个,”我迟疑地说,“三日月,你留在这里,我和蜂须贺、太郎三个去就可以了。”

三日月有点疑惑和不满,问为什么。

“就是觉得你不在可能会更顺利。”

不知道现在补救运气会不会好一点。

我又问狐老大:“老大,你说传送点去的地方里,有没有叫‘后尖山’的地方?”

狐老大:“有,厚樫山也是重叠的地点之一。“

“绝对不去后尖山。”

那女鬼念叨这么多次,肯定有鬼。

狐老大说:“那就先去桶间狭吧。”

去到传送点那我都一直战战兢兢的,见狐老大拨弄了几下,又说去到那里之后要怎么怎么才能稳定传送轨,但我有听没有懂,连山姥切什么时候顶替三日月入队也没留意。药研把他随身的短刀给我护身,我应了一声收下了,心思却很难定下。我就怕这次出去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尤其这个工作据说都是拿刀剑打打杀杀的,我怕……

清光一旁开口道:“主上的样子不太好啊,要不暂时不要去了吧?”

我一听,才发现握着短刀的手一直在抖。

不是吧,我也会有手抖的一天……

不要是提早老年痴呆了……

压下手抖,我就说没关系,就这样去吧。

最后站在传送点前,一阵金光笼罩,再一眨眼,突然眼前就换了个地方。只见天上一轮明月,薄光中看见我们身处荒郊野林中,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哈哈哈哈,夜游也很有一番味道呢。“

听见这意外的声音,我猛地转身去找那人。只见三日月在莹莹月光下,眼睛里有种异样的光芒,看得我浑身不对劲,感觉像被什么妖邪盯上了一样。

我一惊:“你怎么会在这?!”

不是说了你不能跟来的吗?

三日月微微靠近山姥切,掩嘴笑道:“多亏山姥切,传送的时候我拉着他就跟过来了。“

靠!搞什么小动作!

结果我们全队就成了我、三日月、蜂须贺、太郎和山姥切五人。

“你要来就来,干嘛还多推一个人出来,都说了这趟不安全,要是照顾不过来怎么办?你就是太我行我素,平时给你端饭那么多次,难道这时听我一次话也不行吗?你看来的地方又这么黑漆漆的,你这副老骨头平时就已经行动不便了,在这里不是又要我伺候你……“

我一边叨念着一边扶着三日月下山路,身后的人一个一个跟着。三日月倒好,几乎靠着我的大力扶着,基本都没怎么看路。要不是看他平时行动缓慢反应迟钝,我都不想管他。

“主上这碎嘴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跟在后面的山姥切冷不丁地说了句。

我一愣,发现我一路下来不知道说了多少话,基本嘴巴就没停过。

太郎:“主上是紧张了吗?”

三日月:“哈哈哈哈,看来是,手心一直冒冷汗。”

我连忙抽回手在身上擦擦,蜂须贺见了,就安慰:“主上不用担心,有我在。”

还有女鬼在。

我就怕这个。

以前不怎么相信怪力乱神的,但从干了这个审神者的工作,亲眼看见刀剑出了个叫付丧神的,天天女鬼叫个不停,连狐老大之前也告诉我它不是机械的……

啊……

狐老大……

我正想着,三日月见我不扶他了,便把头搭在我的肩头上,很有要把我当拐杖的架势。

我这个高度,放肩上还是太矮了吧……

走着走着,他果然把手搭上了我的脑袋。

再多走了一会儿,就到山脚了,而且前方有一大队人举着火把。我正想着去问问这是什么地方,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三日月按住脑袋钉在原地。

“怎么啦?”

“那边是赖朝军,我们先躲着,不要被发现了。“

说着,我就被拉倒树影后,五个人齐齐躲着看赖朝军,免得火光照到被发现。

躲着的时候,三日月在我身后心血来潮地问:“你记得源赖朝是什么人吗?”

蜂须贺给我上历史课时好像讲过源氏的历史,总的来说是两兄弟打架,哥哥嫉妒弟弟,结果把弟弟逼死了,今剑就曾经是那个弟弟的护身刀。

但老师就在旁边仔细等我回答,我瞄了一眼蜂须贺,似乎太简略不行啊……

“啊,这么紧张的时刻,我们就不要突然考历史了吧。“

想当初就是因为历史知识贫乏得让神机老爷子一气之下把我收了进来。

万一这时候因为这个,蜂须贺要亲自带我去见证历史事件加深记忆怎么办……

我总觉得他做得出来……

赖朝军举的火把火光冲天,把半边天都染红了,不知道真打起来会是什么惨烈的样子。我这才有真正身处历史中的真实感,就是隔着这么远,都能被火光映着。

“主上。”

我正盯着绵绵不断的军队出神,蜂须贺提醒说:“我们还要去修复重合的传送轨。”

啊?

“怎么个修复法?”

蜂须贺有点意外,身后的三日月就说:“哎呀,看来有人没有认真听。”

天啊,三日月一副要去狐老大那打小报告的样子。

蜂须贺也没有为难我,就解释说:“我们要把主上的灵力灌在回传点,把传送点和回传点之间轨道修正,和之前的彻底隔离开来。”

“那——回传点在哪儿?”

“如今见到赖朝军,说明我们正在阿津贺志山,也就是厚樫山……“

“什么?!!”

我大吃一惊,大喊了出来。也不知道谁耳朵这么灵敏,隔着这么远都听见了声音,举着火把就转过来大声问:“什么人在那里?!”

靠!

我慌忙捂住嘴,三日月也把我搂着,在树后藏得更紧一些。山姥切和蜂须贺各自藏树后,但太郎太高太壮,偏偏藏的树又较为瘦小,在火光下显然露出个人形来。

果然,那个兵带着几个人朝着太郎那个方向去。

我慌忙朝太郎挤眉弄眼,想提醒他把衣服收收。太郎看过来,似乎明白我的意思,点点头。

我正想着装猫叫转移目标,就见太郎飘飘然在那几个人面前现身,仙风道骨地说:

“不净的人类啊,做好面见神的准备了吗?”

啊……

太郎,你是神棍出身的么……


评论
热度 ( 13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