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五)

这篇前后隔了一个月写的,大概会有些改变。

——正文——
昨晚似乎睡得蛮早的,而且折腾了一天睡得死沉死沉的,天一亮就醒了。
我到河边痛痛快快地洗漱一番,但穿的还是昨天的脏衣服。装了我所有行李的背包还在锻刀房,刀匠还没醒,或者醒了不给我开门。
回到厨房想煮野菜,发现锻刀房没开连火都没有。还是再去锻刀房一趟吧,挠门也要吵醒他们。
没想到这回门可以开了。
我推门进去,火炉仿佛从没熄灭一般熊熊燃烧着。狐老大和刀匠在桌子旁看我猫着腰扒在门边,自动斜眼。
靠!你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我不相信!这同步率!
我刚要过去借个火,狐老大就发话了。
“去拿资源锻刀。”
又来?!我现在这几个都养不起了,还叫来干嘛?!
但我还是先扔了再问。
两个炉子,一个三小时二十分,一个二十分。
狐老大:“我这是为了妳好,用加速,再扔。”
我认命地用了加速,又扔了资源。
一个三小时,一个一个半。
再加速。
直到我所有的加速手札都用光了,桌上已经堆了十把刀。
我看着数量是昨天两倍的刀剑,眼神疑惑地看向狐老大:“确定要玩这么大?”
“梭哈!”
我叹气,乖乖去给他们吹气。
十个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简直目不暇接。
吹第一个。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啊,幸会幸会,我叫小圆。你弟药研还在睡觉呢。”
“真的吗?十分感谢您对他的照顾。”
“好说好说。”
吹第二个。
“我,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怎样,厉害吧!”
“……(捧读)哇啊,好厉害。你好,我叫小圆。”
义经公是谁?
吹第三个。
“咔咔咔咔咔,小僧名为山伏国广!每日,乃为修行!”
“(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小圆参见。”
吹第四个。
“我是大俱利伽罗。没什么好说的。没兴趣融入你们。”
“……你好,我叫小圆。”
“……”
“……”
吹第五个。诶?怎么黑黑的大俱利的背影有点消沉。
“我是和泉守兼定,很帅气也很强!是最近很流行的刀哦!”
“你好,我叫小圆。”
我不太懂最近流行的事。
吹第六个。
“打扰了,请问兼桑……兼桑!你已经到了啊!”
“哦!堀川!”
好感人的重逢。
吹第七个。
“俺是陆奥守吉行啦。难得来到豪华的地方,要抓住世界哟!”
“对对对。你好,我叫小圆。”
吹第八个。
“我是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关照,在下叫小圆。”
“啊!二代目!”
“哦呀,是和泉守啊。”
感人的大哥小弟重逢(雾)。
吹第九个。
“呀呀,咱是镰仓时代的打刀,名为鸣狐。吾乃追随其身的狐狸。“
“……请多指教。”
“你好,我叫小圆。你这狐狸跟狐老大一样也是电子宠物吗?”
“啪!”
狐老大别打我。
吹第十个。
“我叫前田藤四郎。我会永远侍奉您的。”
“我叫小圆。我不想你永远侍奉我。”
“……”
他这是伤心了么?
“你哥在那边。”
名为一期一振的弟控正热切地看着他。前田藤四郎就沮丧地去寻求哥哥的安慰了。
总之十个高高矮矮的男性在我面前一字排开,准备听从我的指挥。
而我正等着狐老大指挥我。
“嗯,这么多人应该够了。”
狐老大摇摆着尾巴满意道,然后跳起来翻了个身,一张金灿灿的卡就掉到了桌上。
金卡!
我眼疾手快地伸手抢了过来,放在眼前端详。
狐老大一落地就不见了卡的踪影,吃惊于我敏捷度。在一旁的新人们也是别人没见过钻钱眼里财迷心窍时的表现的反应不能。
风雅名刀摇头道:“真是粗俗不堪。”
老脸一红,乖乖放回到狐老大面前。
“拿着,本来就是给妳的。”
诶?!!!
我瞬间又拽回手上:“我不信!难道只是一张空卡吗?”
“昨晚我将妳的情况反馈给神机大人,在从云大人的争取下,从经费里拨款给妳当补贴,全都在这卡里了。”
“老大老大老大老大!我好开心啊!政府补贴有多少啊!对了,从云大人是谁啊?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妳确实该好好谢谢他,当时是他送妳进的门。”

啊~大叔原来叫从云啊。中二气息还是略逊神鸡大爷的。

“老大你有办法联系上从云大叔吗?”
“我只有内部联络线,是没办法直接联系上从云大人的。等什么时候他亲自找过来,我再让妳接听吧。”
也成,我感觉从云大叔很快就会找我的。
幸福地握着金卡原地蹦跶了好几圈,终于想起了还有一伙不明所以的新人。我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打开门让他们看看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再破有什么关系,老子现在有钱了!
“蜂须贺!药研!太郎!山姥切!三日月!我们有钱啦!”
唰地打开门,还在睡的五个人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我举着金卡仰天长笑。
三日月:“哈哈哈哈,主上真是好精神。”
“人逢喜事精神爽。”
接着我把新人引见给他们,开始商量这笔钱拿来干什么。
“干脆我们买个新屋吧。”
我壕气万丈地说。
一般不跟过来的狐老大在我脑袋上驳回:“金卡里的钱只能在万屋使用,那里根本就不出售房屋。而且所有消费清单都会寄给政府,要是妳的消费项目不符合补贴条件,政府随时可以冻结。懂?”
一瞬间就被打回原形。
“政府给你补贴的几项要求里,最重要的是要求妳只能购买物质,不能购买服务。”
啊?老大你说的什么意思。
刚来的一期一振迅速掌握了情况:“是指,若要对这里进行修建,只能我们自己动手吗?”
我靠!
“老大!我真的不是被骗来装修的吗?”
本以为能往脑力劳动者上靠靠,没想到还是干回本行。
难怪老大让我叫这么多人出来,原来要增加劳力。
“好了,”狐老大发话,“接下来的教学是去万屋。因为要自己搬东西妳还是多带点人去吧。”
去万屋买木材修屋是吧。可是得先估量修多大的地方要多少木材,还有相关的工具都要决定数量。
我跟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首要先修厨房和浴室以及两间和室。
“我看过了,厨房和浴室的引水系统是坏的,所以要买水管来接,还要买水泵和发电机。这些就……”
陆奥守吉行自告奋勇:“这些就我来吧!”
好,决定一名。
“我们还要很多木材补屋顶,这个估计很多,可以买个推车载着,力气大点的人比较好。”
“咔咔咔咔咔,小僧来吧,这个也是修行之一呢。”
“好,但还需要一个人,估计还有瓦片和石灰。”
剩余的人都不是很积极,我就在众人中点指兵兵,第一次点到了太郎,不过他太高大,我怕很显眼,就再点了一次,结果点到了山姥切。
“哼,这种脏兮兮的工作最适合我了不是吗?”
哎呀,是不是我打喷嚏的后遗症还在啊。
山伏爽朗地笑着拍拍他的肩:“兄弟,别沮丧嘛,和小僧一起修炼吧。”
“……你个修炼笨蛋。”
这算开导了吗……
算了。
然后还有工具之类一个人拿就OK。
点指兵兵点到三日月。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
整一个人说话就跟老头子一样。
还需要一个人。
我指了指药研:“药研,你也来。”
“遵命,大将。”药研整装待发的模样,“我要拿什么呢。”
“我需要一个和我身高相当、性格沉稳、有文化、会算数的人在我旁边悄悄地,教我看账。”
室内一片沉默。
我默哀。我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刷卡吧。
总之大概就这样决定了去万屋的人,剩下的就由蜂须贺带着把屋里大块的垃圾清走。
最终出发的时候,带上了一个不在计划中的人。
我和狐老大带队走在前头下山,不时回头看看不情不愿跟在队尾被陆奥守勾肩搭背的大俱利。
他有点像山姥切,浑身都是一种不想太靠近别人的气氛。但比山姥切要更沉闷,起码山姥切明白地说他不希望别人把他当做假货,但他却是一上来就拒绝了所有人。
我拉拉药研,问:“大俱利伽罗为什么老是要自己一个人啊?”
药研回头看看被陆奥守和山伏共同关爱中的大俱利,笑道:“大概是很在意自己是无铭刀吧。”
“无铭刀?”
糟了,还以为是什么叛逆期,没想到扯出了一个完全没听过的词。
“嗯。一般来说,”药研知道我的白痴,开始科普,“铸造者在锻刀后都会在刀身上刻上自己的宗派或者铭刻,而大俱利身上并没有铸造者的刀铭,因此为无铭刀。”
啊,就这点事啊。“回去我就叫刀匠给他刻上。”
药研一愣,不禁无奈笑道:“大俱利的铸造者不是锻刀房的那位。我们真正的本体并不在这里,只是通过妳的召唤再现而已。”
哦,我懂了。就是现在刻也没用了。
我回头瞄了他一眼,刚好和他眼神相撞,他却猛地撇过脸去。
这叛逆期的即视感。
出门的时候我路过他,发现他不知为何一直盯着我。看他身材结实,我便问:“大俱利,你要不要一起?”
他仗着身高斜眼俯视我:“哼,我不会跟妳去的。”
结果还是跟来了。
真是口嫌体正直。
我还蛮喜欢他。一身健康的肤色,特别像我的工友。
去到万屋,我一小市民被它那恢弘的规模震住了。基本上整条街都是它的,走进去还可以看见很多商品分区,基本应有尽有,果然对得起它“万屋”的名字。
目标明确地奔向木材区,找导购,问屋顶最好用什么样的木材,还要提防被导购忽悠,最终快选定材料时,又去选了推车,忽然想起还需要梯子,幸好拉了大俱利过来,选了折叠梯,又去挑锤子钉子之类的工具,还去看了瓦片和石灰,水管和水泵,然后想起原来还有榻榻米的问题,就请教导购,买了榻榻米专用清洗液……
期间三日月这个伪老头丢失大部队两次,迷路眼花跟着别的妹子跑了。两次都是我让大部队呆在原地别动,漫场地毯式地搜寻他。每次都看到他跟别的妹子搭讪,说“哈哈哈哈,我跟丢我家婶婶了”。
去你的哈哈哈!
不过我也因此留意到了原来这附近很多审神者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女性……越想越觉得政府在捣鼓什么阴谋诡计,莫非是什么拐卖女性的大行动?
回去好好套老大的话才行。
好好地把三日月牵回大部队,继续买买买。
将所有东西都选定后,我战战兢兢地刷卡……
“哔——您的消费为六万小判。”
关键看剩多少。
“六、六十四万?!!”
买了这么多东西才六万,而我还剩六十四万。
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人生赢家。
狐老大告诉我,伙食也算在补贴里,就是说我可以拿这些钱去买食材。
难怪这么壕给我这么多补贴,原来伙食也算进去了。

我让他们先把东西搬回去,我跟药研采购今晚要的食材,最好到时让还有力气的人下来,还要买食材碗锅棉被什么的。

和药研把食皿类和棉被选好,等他们下来前去买食材。结果去食材区一看,我的妈呀,一斤重的鸡肉居然要五千?!!蔬菜也要两千!这价格谁定的?强盗呢!

我心如刀割地买了六斤的肉和三斤菜,看来还是要在宅子附近的树林里解决吃饭问题啊。

等陆奥守和山伏下来帮忙,然后四人一起回去,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估计他们也饿得动不了了吧,赶紧回去搭个土灶生火煮饭。

煮大锅饭的时候,我心里那个经常错算的小算盘啪啦啪啦地打着,如果伙食这么贵,还不如自己去扒拉些种子在后山那里种,反正地多闲着也是闲着,还可以去扒拉些山味来吃。嗯嗯嗯如此甚好甚好……喂喂喂,蓝衣服飘飘的那个你别伸手进油锅啊!

修整大业红红火火地进行了将近一个星期,期间又召唤出好几位新的小伙伴:加州清光、压切长谷部、宗三左文字、他弟小夜左文字、他哥江雪左文字、平野藤四郎、厚藤四郎、乱藤四郎、秋田藤四郎、五虎退、石切丸、笑脸青江。

人越多,就得正式开垦荒地了。

一部分人手修房子,一部分人去挖地种菜,吉娃娃去种番薯。

哦,不是吉娃娃,是陆奥守吉行。为什么我会叫他吉娃娃,某天突然很自然地就叫岔了,叫了几次都没改回来也没意识到。要不是蜂须贺改正我,大概会叫一辈子吧。

房子越整越新,越来越能住人,除了我住进第一晚就整晚不得安稳破天荒地地失眠之外,他们都住得挺舒服的。我就在刀房外搭了个小草屋先住着。

有片瓦遮顶,心情就好很多,心情好就爱闲聊。

所以每晚大家都聚在越发像个屋子的和室里聊天、教我认字。

主要是学会他们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就是一个圈。

药研和长谷部教我数学,虽然学得颠三倒四。

歌仙教我国文,顺便知道我成语还是知道得不少。全赖当初工友里有个爱看成语词典的,天天念几个。

蜂须贺教我历史,不学还不知道我历史知识这么匮乏。难为神鸡大人当初了……

另外,三日月这个伪老头负责误导我……

真想打断他这副老骨头!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我还住在那个小草屋。

清光拉我去他房里睡,刚睡下虽然没有异常,但夜深人静后,清光也睡着了,突然听见有女人的说话声,惊得我腾地坐起来,把清光死命摇醒。

妩媚的清光伸了个懒腰揉揉眼,淡淡地问:“怎么……”

“有女人的声音啊!”

没耐心等他说完我就抢话,指着门外跟他说声源,现在脑袋里也还听得见。虽然听不见说的什么,但和我当时第一晚听见的一模一样啊。

“没有,”清光疑惑,“只有主上妳的声音。”

“什……”

我刚要表示惊讶,就听见那声音尖叫起来,我浑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立马甩下话跑了出去:“清光你自己睡我回去了!”

结果还是在小草屋睡了。

第二天狐老大喊我去锻刀日课时,我几乎爬不起来了。

昨晚被吓得很晚才睡,想我这个平时倒下就睡死的人,这种经历还真是少有的。

日课又多了两个新人,骨喰和鲶尾,后面的名字都是藤四郎。

啊,又是藤四郎。

只从知道藤四郎会特别多之后,我每次见到藤四郎都不自觉地感叹。

真好生养啊。

揉着太阳穴转身回屋,睡不好脑袋疼得紧,还没爬上草堆,屋里就闯进了来接兄弟的乱,扬着飘飘短裙拽我起来,说:“主上我带妳去看看我们布置给妳的房间!”

啊,别了吧,无福消受啊。

到底去了看看,屋外好些人在,都熟面孔。因为多了很多人又事多,没时间深交,基本就是那些活跃话多和负责教学的和我熟些,比如后面名字都是左文字的那三个,基本没交流。还有另外几个就不点名了。

一期站得又直又恭敬,乱拉着我到的时候,五虎退的几只老虎从屋里跑出来,我一看,屋里果然布置得很精致,药研和五虎退他们都在忙活,见我来了,都出来围着,让我仔细看里面。

“很好很好,东西挺多的。”

我看见小摆设挺多了,还有从顶上垂下的布幔,在门口飘啊飘,在中间的位置也有。

天啊,真要住怎么睡啊,这些布不会扫到脸打喷嚏啊?

好麻烦啊好麻烦。

真心话没说出来,但一期看出我有些为难,便问:“是有什么地方不符合吗?”

“啊,是挺漂亮的,但我比较喜欢简单一点的。这东西太多了。”

乱:“可这是我们按照妳的喜好布置的,东西也都是从仓库里原封不动搬出来的。”

“那是这里主人的东西,不是我的。”

“妳不就是这里的主人吗?”

“啊?我不是啊。”

一时呆愣,脱口而出。瞬间,他们的脸色有些难看,大概是伤心了吧。

我说错了?我真不是啊。

老实说,狐老大说审神者时,我一直都在脑内置换成打杂的。

而且我也真的是一直在打杂。

在他们莫名沉默时,我就想到我一在这个屋子睡就听见鬼叫,实在受不了。便说:“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好像和这个屋子八字不合,睡了就听见另外的女人叫声……”

说着揉脑袋疼的地方。

五虎退站在我跟前,我就比他高一点点,他是直接摸摸我的头,声音柔柔的:“主上,如果有需要,五虎退会尽力为妳解忧的!”

乱:“啊,狡猾,我也要!”

在我疑惑他喊着要什么的时候,乱过来摸摸我的头。

啊……

药研也说着“主上安心,药研也会陪着妳的”,过来摸我的头。

啊啊……

一期也舒眉过来,要伸手来摸……

靠!

紧急跳开!

可恶!

你们不知道矮子越摸越矮吗!?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