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第二话)

第二话


以前住的孤儿院有很多孩子,而且一直都是越来越多的孩子。

所以房间一直处于紧缺的地步。从我记事开始的十人一间到十岁的一房间睡一地孩子,再到我十六岁离开孤儿院时矿建的一排木板平房。

我现在面前的这屋宇,比那木板房都烂。

满院子齐胸的杂草,屋檐生长多年的藤萝和青苔,里面的屋顶还破了大洞,而且这屋子还很大,破洞的地方也多,到处都是浮尘。估计我打个喷嚏也能震掉一块墙灰。

我没处落脚,站在出口良久,怀疑这审神者是不是指清洁工。

有点后悔地往后看看能不能回去抗议一下,发现出口早关了。

靠!老子就说怎么这么容易就录取我呢!

狐之助遗憾地解释:“刚开始招聘时还能提供全新的本丸,但现在……”

知道了,就是说我没赶上好时候。

这么大的破屋,应该能勉强收拾出一块落脚的地方。

先问问狐之助老大有什么高见。

“我先带你去见见这里的人吧。”

这破地方还有人住啊?确实得去见见。

我照着狐老大的指示走到一间跟破烂屋宇完全不同的小平房前,起码人家干净,像个屋子而不是废墟。门上还挂着牌子,可惜除了中间的“刀”字,另外两个我都不认得……

“这是锻刀房,是刀匠住的地方。”狐老大说,“现在我要带你去见的就是你的刀匠。”

诶?这工作还要舞刀弄枪的?而且刀匠住得我好那么多,早知道应聘刀匠了,抡大锤子我也会啊!

我担忧地对狐老大说:“我只拿过菜刀。”

还切到手了。连削个苹果都不会的我要去拿刀上岗吗?

狐老大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待会你见过他就知道了。”

于是我顺从地推门进去。

一进门就呆了。

“靠!这么迷你!”

那小胳膊小腿能抡锤子么?比我都废。

我盯着那个坐在脚都点不到地的高椅子、短手捧着他脸那么大的茶杯喝茶的小人,穿得倒是挺像样的,连衣服都是迷你缩小的和服。我估计说他是宠物也有人信。

我跟狐老大悄悄商量:“要不我来当刀匠吧,我力气大。”

我不要住破屋!

虽然我不是什么身娇肉贵的人,但那屋真的破得人神共愤。

“这里的刀匠锻刀注重的是意志力,妳有吗?”

抱歉啊狐老大,你知道我是文盲的,意志力是什么我还不是很能理解……

看我一脸痴呆,狐老大解释说:“妳能盯着火炉一直看几个小时然后什么都不想吗?”

那不是发呆吗?!!不过我可能真的做不到……

向来能做到万物皆空全无杂念的只有圣人。这么一想,对眼前的小人肃然起敬……

也许人家单纯是没有脑内存呢。

不管怎么说,狐老大已经断了我当刀匠的念头了,还是先想想怎么打扫吧。

跟那个一直喝茶的刀匠打了个招呼后,他就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从身后掏出五把长度相当造型各异的刀放在桌上。狐老大指着对我说:“选一把。”

我自知愚钝,问:“怎么选?”

“就随便挑把顺眼的。”

靠!这么儿戏的开头,那你怎么不随便给我一把?

我也就心里想想,还是没敢吐槽,就按着自己的喜好,挑了把金灿灿外壳的。看起来,就算这刀掉点皮给我也能拿去卖的样子。

狐老大仿佛看穿我那点市侩心思一般,眼神鄙视,说:“选好了就吹一口气。”

感觉狐老大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我听话地朝空中吹了一口气。

“笨蛋,对着刀吹!”

不早说!我昨天吃了泡面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这口气可宝贵了!

说不定有气出就没气进了。

我再次对着刀吹了口气。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那把刀在我吹气后,化作一道光芒,渐渐显露出一个人形。我见情况不妙,赶紧离得远远的。

等人形形成后,一个金灿灿的人儿就出现了。

金铠甲,金皮衣,金靴子,金佩刀,黑灰裤子,淡紫长发,长得漂亮……身材结实。

我纠结该叫姐还是叫哥。

黄金美人开口了:“我是蜂须贺虎彻。希望不要把我和赝品混为一谈。”

声音这么雄浑,八成是男的。

我呆呆地:“好好好。我叫小圆,您好。”

要讨好新同事,得留个好印象……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他是怎么出现的。

蜂须贺虎彻不太满意地皱眉,说:“主上,您不必对我用敬语。”

“我叫小圆,不叫主上。”

还有,你居然看得我出来我比较老?

狐老大大概已经摸透我这颗榆木脑袋了,跳到我脑袋上说:“他是被妳唤醒的付丧神,妳作为审神者,是他的灵力提供者,以后就要一起并肩作战了。”

听着越来越像RPG游戏了,还很中二,啥审神者付丧神,大爷还叫神鸡。

“是不是还有反派?”

“你们的敌人是历史修正主义者。”

“哇塞,这简直是至尊中二。”

“……现在我们继续按步骤来,你去那里选择一定数量的资源过来。”

我看向老大指的那边,四个框里都装着不同的东西,上面挂着牌子,然而大半的字都不认识。

看了看狐老大,又看了看黄金美人,决定邀请他:“蜂须贺君,我们一起去选吧。”

黄金美人好商量,跟我一起过去拿狐老大要的资源了。我想这RPG游戏的新手教程大概就这样的,先认清有什么工具,有什么作用,然后就捣鼓捣鼓,弄出点什么来,然后重复以上步骤。

然而我还要先认清这些是什么字,不然他们要什么我也不知道。

“蜂须贺君,这个是木什么?”

看起来像是木炭,不过还是谨慎起见,鬼知道它会不会起个什么中二无比的名字。

“这个是木炭。”

“那这个是玉什么?”

“玉钢。”

“那这个是冻什么?”

“主上,这个字念冷,这是冷却材。”

老脸都丢尽了,然而还是不得不继续问:“这个是什么石?”

“砥石。”

艰难地把这些字记下,勉强能念出来,我便抱着数量最小的木炭玉钢冻却材、啊呸、冷却材和砥石去给狐老大。黄金美人十分绅士地帮我拿了一半。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跟这么精致的人儿一起共事呢,以前干活的地方都是糙汉成群,连妹子都只有我一个。

狐老大让我把木炭玉钢冷却材和砥石扔进火炉里,接下来就是刀匠的事了。

还有一个火炉可用,狐老大让我去再拿一次。

因为嫌重,还是拿得最小数量的。

狐老大一尾巴扫我脸上:“去拿最大数值的过来。”

以后还要跟着老大混呢,不敢违抗命令,就拖着黄金美人去拿了最大数值的木炭玉钢冷却材和砥石。

……别怪我老是重复念叨,我怕我不多说几次转眼就忘光了。

总之第二火炉也开工了。

狐老大让我滚去打扫先,两个半后再来看新刀。

想到那破屋我就胃疼。

靠!干脆跟刀匠住得了,那破屋不要了。

狐老大果断驳回:“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刀剑男士入住,妳迟早要打扫的。”

还越来越多?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蜂须贺虎彻。这一个不跑就不错了!

然而老大都发话了,只能乖乖去打扫。

蜂须贺虎彻看见那破屋,神情瞬间愤慨起来,指责政府之无良不厚道blablabla,十分心疼我遭受如此不公平待遇。

说实话,黄金美人能这么关心初次见面没多久的我,令我很感动。但你能把我的名字说对一次么?

无声安抚了一下他,他似乎也明白了情况。要是能投诉我早上门投诉了,然而他们只给了我单程票呢……

唉……

看黄金美人衣着打扮都不适合干粗活,但让他什么都不做他又不愿意,于是就东翻西找弄了把破扫帚给他让他扫扫灰。美人确实没干过粗活,拿着扫帚在屋里走走停停,专挑稍微干净的地儿来两下,灰尘扬起来了就跳开,等尘埃落定了再来两下。

……算了,我还要去院子里拔草呢。

我整天没吃东西,就靠着能不能在院子里挖点野菜什么填一下肚子。

稍微拔了些野菜,发现没有水,去貌似厨房的废墟里搜出一只没烂的桶,出门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一条小河。还好这里离水源,不然真是一无是处的破屋了。

洗好桶,装了整桶的水,在我饿得没有力气一摇三晃的步伐下,回到破屋时就洒得剩半桶不到了……

在厨房整理出个大概能用的炉灶,洗好一个能用的锅,拿着干柴去锻刀房借了个火,被狐老大质疑没有好好打扫,敷衍两句离开,回到厨房开始煮野菜汤……

没油没盐,这还能叫汤吗?

我连没有调料包的泡面都吃过,这算什么!

瞬间元气起来,洗了双筷子,捞起熟了的野菜吹吹就吃。

不幸被蜂须贺虎彻撞见我在吃独食。

“主上,妳在吃什么?!”

黄金美人快步走过来,我只好停下,说:“我在吃野菜汤……你要不要来一些?”

其实我是希望他拒绝的。他看起来像是富家公子,而且野菜本来也不多。

“野菜?”

他果然有些疑惑:“为什么要吃这个?”

我不好意思笑笑:“因为我饿。”

所以你快点走开,我才好意思继续吃。

蜂须贺虎彻的表情变得严肃,看着我低沉地说:“身为正品的我却只能让主上吃这种东西吗……”

蜂须贺君,我叫小圆……

蜂须贺虎彻只有刚出现时才微微笑着,后来见识了我的文盲和这破屋后就没笑过了,现在还这么严肃……

我放下了筷子,稍稍正色对他说:“我不是什么身份尊贵的人,你对我也不负有什么责任,你不用自责的。而且野菜也蛮好吃的,就是没油没盐味道淡出个鸟来……啊不对,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整理出一个能住人的地方,吃的我去跟狐老大商量一下办法,顺便申请一下有没有补贴之类的。你,别担心,好吗?”

我刚到他胸膛的个子使劲昂头瞅他的脸,讨好地笑着哄他。

黄金美人放松了表情,没那么严肃了。

“笑一个好吗?”

大爷你得笑一笑啊,不然憋出抑郁症的。

黄金美人很配合地微微笑了一下。

然后我就安心了,还好心要跟他分享我的野菜汤。然而他果断拒绝快步离开了。

好吧,我又可以吃独食了。

稍微补充了一下体力,我又继续会院子里拔草。才清理半个院子我又饿了,果然野菜比不上淀粉。

于是我跑到外面树林去挖点别的。

还真别说,这附近的山林还是蛮多东西可以吃的。提着个水桶去,挖了好几个番薯和竹笋,还採了一些深紫色的果子。嗯,甜甜的,吃不死,多摘一些。

今晚就可以用杂草烩番薯吃了。

然而我堆起草堆去锻刀房借火时,狐老大却不见了,只有刀匠跟桌上的两把新鲜出炉的刀。

一把好长,一把好短。

原谅我拙眼看不出什么名堂。

照着之前那样,给短刀吹了口气,然后跳得远远的。

短刀变出一个穿着深蓝制服的俊美少年,跟我差不多高,腰旁别着小腰包,看起来就像家政小能手。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就请多指教了。”

什么鬼大将?他跟蜂须贺一样都爱叫错别人名字吗?

“叫我小圆就好。”

同样步骤炮制长刀。

长刀变出的人形,身高非常具有压迫感,在他旁边的药研藤四郎和在他面前的我,都像是侏儒一般。

他身后那个喝着茶的迷你生物更不用说了,也许拿起来就可以灌篮了。

我干脆离得更远些,脖子就不用昂得这么辛苦了。

估计药研跟我想得差不多,来到我旁边站好。

穿着乌色神官服的巨人手持长刀说:“哦呀,居然被召唤至尘世了。我是太郎太刀,人类理应无法使用的实战刀。”

看来这一位之前还是个仙。

我对这里各种玄幻的设定越来越淡定了。

看看太郎巨人,又看看药研少年,我诚恳地问道:

“你们会搞清洁吗?”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