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vt

羞羞来求约稿∠( ᐛ 」∠)_
啥都能写,除了作业。

【刀剑乱舞】我是你婶!(第一话)

作者很啰嗦,大纲很脑残。

脑子有这——————么多的坑。

挖坑蹲坑慢慢填。

你问婶婶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两个字:又蠢又衰。

大纲:为了努力生活下去,小圆出门找工作。一位大叔可怜她,介绍了一份提供吃住薪酬客观又有帅哥一起共事的工作。本以为文职员工要求学历高,然而没想到对方只考她日本历史?!!吃了鸭蛋的她想着一定没机会了,却意外地被爽快录取了……这是怎样一个玄妙的世界啊……感叹着的小圆收拾好包袱喜滋滋地上岗了,来到了一个堪比废墟的屋宇,被告知帅哥同事还得自个儿去搜罗,真是囧囧有神的开始。于是小圆在一只被误认做电子宠物名为狐之助的小狐狸的帮助下认识了所谓付丧神和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关键词……帅哥,我不反对你们cos什么付丧神,但你们就不能好好地出场吗?请放过那个刀匠和炉子吧……历史修正主义者什么的满满的中二感觉呢~……诶?!!手入室怎么这么多灯泡特效?!!……我说,政府到底为什么要聘我来干这个活啊,我真的只是想混口饭吃而已啊……


有兴趣的话,正文<( ̄︶ ̄)↗[GO!]


第一话


我最近倒了大霉。

房租涨了,工作没了。

如果是别人,大概就打包回老家了。

然而我一个大龄孤儿连孤儿院都不认我。

翻了翻橱柜,里面只剩一包泡面,还没调料包。

吃完这包泡面,我想,要是再不找工作,我会在交租日前就饿死了。

不为了交租,起码也为了一口泡面吧。

在街上晃荡了半天,找遍所有正在招工的餐馆,别人连洗碗都不愿让我做。

为什么?!!我之前的工作可是徒手卸货来着?!!工头都说看不出我人小小力气那么大。

有个老板娘倒是很直接地告诉我。

妳一点都不像是能干活的人。

下岗之后呆在家里颓唐了半个月,皮肤就白回来了。加上我个子小,看起来确实不像是能干活的。

看来还是要像之前一样去晒黑才行啊。

我蹲在一栋大楼角落的旮旯水洼,盯着水里的尊容狠下心想,现在已经没时间让我晒黑了,还是简单上点妆吧。

正要捞起一把泥水把自己塑造成绝对能吃苦耐劳的村妞时,刚从大楼出来的一个大叔就叫住了我。

“小妹妹,不能喝!”

诶,我不是要喝它,而且,我已经快三十了……

我呆愣地抬头看着走到我跟前的大叔,无辜地看着他……

大叔心疼地看着我,蹲下来与我平视,问:“小妹妹,妳怎么在这里,不回家吗?”

家没有,倒是有个快交不出钱的租房……

大叔又问:“妳家人呢?”

这个还真没有。

我连续的沉默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孤苦伶仃流落街头的孤儿形象,大叔瞬间泪腺发达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而我心里却在进行着激烈的内心斗争:要是大叔说收留我,我要不要真的傍着呢?如果被他发现我已经廿八会不会被指控诈骗啊?严重就可能关牢里了……诶?去牢里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呢,有吃有住还不用收钱……

在我兀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叔说了一大通,我茫然地点了点头,就被他拖进那栋大楼里。

诶?这是什么发展?不是收留吗?审神者是什么?

“我们这里是政府下的一个秘密项目,主要面向一些特定人群,我看妳也有一些资质,或许可以试试。”

简单来说就是给我介绍工作。诶?你不是把我看成小妹妹的吗,难道可以打童工啊?

我问:“这个工作没年龄限制的吗?”

大叔带我走进一个工作室,里面有些还没下班的白领:“只要有资质,任何年龄都可以尝试。”

哦,如果这样的话,可能这个工作没什么劳重的地方嘛,这么大的天降馅饼我真的能吃进嘴里吗?

这办公室里可白了,白得刺眼,员工服又是白大褂,简直白的要命。

这里老板可能有洁癖。

大叔带我去一个更里面的办公室,路过别的办公桌时,有个带酒瓶底儿的男人吹了声口哨:“又来一个了吗?这个也太小了吧。”

酒瓶底儿你这话听着很猥琐啊。

还是我想太多了……

郁闷着跟进去了。

里面的办公室坐着一个年长的大爷,一脸威严地带着老花镜在看文件,见我俩进来,先看了大叔一眼,再看向我,盯了几秒,说了句:“这个资质不错。”

……你们真的不是做人贩子的吗?

我有点后悔了,往后缩了缩。大叔扯着我的手安抚道:“别怕,他不是坏人。”

坏人也不会在脑门刻字啊!

大爷站起来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叫大叔滚了。大叔好像有别的任务在身,就小声叮嘱我两句走了。

嗯,要是被卖了自己能不能有收入呢?能有几成呢?

“想什么呢,小娃娃。”

大爷坐在我面前的沙发,上下打量我。我两手放在膝上端坐任他打量,就像面试的时候不管符不符合对方条件,起码要留下个好印象啊,买卖不成情谊在嘛……这话是这么用的吗?

努力推销自己的我在熬过大爷几分钟的探视后,被问道:“对日本历史有多熟悉?”

诶?这是面试的第一道题吗?一上来就是历史题目啊,虽然不知道跟工作有什么关系,但还是得好好回答。

“略知一二。”

这四个字还是我搜肠刮肚认为比较文绉绉的。

“说说看,妳都熟悉哪些?”

“织田信长,新选组。”

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大爷疑惑:“没了?”

我真的只是略知一二,一是织田信长,二是新选组。

大爷看似妥协了一番,说:“那妳就说说他们吧。”

“呃,织田信长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

大爷拍案而起:“什么?!!”

我缩在沙发一角震惊。我才说她是位伟大女性老爷子就这么大的反应,难道不是么?隔壁阿宅给我看过的《织田信长的XX》封面上明明就是个萌妹子啊……我还准备将我会的所有赞美之词都用上呢。

(作者注:《织田信长的XX》指《织田信长的野望》,主角不认识“野望”这俩字……)

大爷指着我的鼻子说:“妳再说说新选组!”

这回我更加战战兢兢了,而且对于新选组我了解的也不多,于是就说:“我房东的女儿还蛮喜欢土冲这个人的。”

大爷这回气得连指我都指不准了。糟了,这回面试大概是我最失败的一次。以后一定吸取教训,再艰难,咱也不能找脑力劳动的工作……

大爷估计气着气着被我气乐了,转而捂着眼睛捂着肚子弯腰捶桌大笑。

您悠着点,我怕您笑岔了气。

本来还想能不能装一下可怜恳求大爷给我在这大楼里找点体力活,被想到大爷笑完了给我整了句:“妳通过了。”

诶?为什么?

我保持着一脸震惊理解不能的表情看着大爷,大爷压根就没打算给我解释,扔来一张表格给我填。虽然完全不明所以,但,这应该是工作有着落了吧。

我用我近乎文盲的认字水平和狗爬的字把表给填了交给大爷,得到大爷的大白眼一个。

“已经二十八了,字丑得真可以。”

有什么办法,老子是体力劳动者啊!

“妳把后面的条约都看仔细了,然后签个名吧。”

我把那几张密密麻麻写满各种条款的纸扫了一遍,然后爽快地签下我的大名。

大爷接过表,说:“这么爽快?妳是看不懂还是没神经?”

被大爷戳破的我只好恭恭敬敬地回道:“好多汉字我看不懂,又怕您一时改变主意不要我……”

大爷又被我逗笑了,然后挥挥手让我滚下去,明天早点来报道。

我欢天喜地地怀抱着对大爷的无比崇敬退出了办公室,经过酒瓶底儿的时候,他说:“诶哟,还没见过有谁从那里出来这么开心的。”

有工作了怎么不开心?没有试过在生存边缘挣扎的人当然理解不能。

晚上我抱着一式两份中自己的那份文件睡得香甜。过了今晚,我也算是个坐办公室的人了呢。

不过我还是不知道“审神者”是干嘛的。文件上好像写了,但我看不懂,只能第二天去请教他们了。

没想到第二天,我认识的一个也没见着,大爷和大叔不在,连酒瓶底儿也不在。

我战战兢兢地坐在办公室外面的等候区。

该不是他们突然反悔不要我吧?可我签了文件,毁约要赔钱的。莫非他们宁愿赔钱也不要我干活……我不会真的这么废吧……

脑力崩炸出各种猜想,大概到了中午时,一只白毛戴着领子的小狐狸朝我跑了过来。最近电子宠物在电视打了很多广告,但还是在这大楼里才真正见过这种奢侈品,刚刚走廊那头就窜过两三只。

这里莫非还是土豪大厦?

小狐狸的目标果然是我,但是讨吃的还是来咬我就不知道了。我虽然有点力气,但还是经不起钢铁撕咬,于是就把脚抬起来抱住。

没想到小狐狸一跃跳到我膝盖上,张口就说:“您就是小圆小姐是吧?”

诶?!电子宠物还会说话?看起来还蛮智能的样子。

我一会儿戳它的脸,一会儿拽拽它的毛,它也不反抗,继续说:“从现在开始就由我狐之助带领您开始熟悉审神者的工作,请多多指教呐。”

语气语调还有起伏,可能是事先录好的音吧。

我正要拽起它尾巴看看有没有蛋蛋,没想到它迅速跃到一边有点气愤地说:“小圆桑不要捉弄我!”

真的好智能,难怪这玩意这么烧钱。

“所以你是要跟着我了吗?”

“是的,狐之助将一直陪伴您,直到您熟悉工作为止。”

就是RPG游戏的菜鸟指引之类的吧。

于是我就跟着狐之助混了。

没想到它叫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房子也要退掉。

“诶?那我住哪里啊?”

狐之助:“合约上写了,政府会提供住宿的。您没仔细看吗?”

我附耳悄悄说:“我文盲。”

狐之助皱眉张嘴一脸震惊。

原来你还可以有这种表情。

“神机大人怎么会招你这种人……”

对啊,我也觉得好神奇。而且大爷居然叫神鸡这么中二的名儿。

没办法,既然合约上都写了,我只能回去退掉房子,卷铺盖,跟狐之助老大混。

收拾完东西检查一下有无遗漏,除了一些日常用品、几件穿旧的衣物和几百存款,能让我带走的就没有了。

孑然一身来到世上飘荡,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痕迹,不知道会在下一个地方停留多久。

不过能让我伤感的时间不多。

活着都已经艰难,再花时间去伤感就太不值得了。毕竟时间也是奢侈品,伤感的时间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

速度跟狐之助回到大楼,终于见着了大叔。

不过接着又被他行色匆匆地带到了一个实验室。大叔依旧喊我小妹妹,看来他还不知道我真实的年龄,我觉得有可能是大爷恶趣味地向他隐瞒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大叔都是个好人,以后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他吧。

大叔跟我讲解待会要怎么从这个实验室里去到我以后要住的地方,大概是高科技的一种,时空联接什么的。然而即使他说得很详细,我也在努力理解,但上一句还没听懂下一句就完了,简单来说就是等技术人员把那道门叮地弄亮之后,我就走进去,然后一直走,就可以了。

临走时,大叔还很关心地让我在那边好好生活。嗯,我一直都这样过来的,不用担心。

想着大叔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快进门的时候我还回头看他,默默地祝福他。

你一定会找到个好老婆的。

或许人家已经结婚了呢。

那就祝你和老婆白头到老吧。

我走进了门,估计穿过时空什么的,意味着以后也难随意见面了吧。

朝着唯一的亮光前进,我突然有了伤感的情绪。

这种莫名的情绪,在我出了黑暗,站在阳光底下,看到面前的屋宇时,更加强烈了。

“这TM真破。”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Blovt | Powered by LOFTER